第九章 五圣出 紅云隕落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清芒 書名:趙公明
    自這巫妖二族大戰之后,帝俊下命令,讓那洪荒大地之上的妖族,盡數前往天庭,雖仍有些妖族,不遵天庭符命,但也知那巫族厲害,故而,離那不周山近些的妖族,也都盡數往他處遷徙。

    十二祖巫從天庭回來,讓族人好生修養,以備那千年之后的大戰,后土因見此時這人族經過這些年月,已經能夠自立,便也召回了后羿和夸父,與其他祖巫一起閉關,參悟那都天神煞大陣。

    如此又過了幾百年,這人族竟是(日rì)漸興旺,越來越適應在這洪荒大地之上生存,人數也漸漸有了百萬之多,是以,已經儼然成為繼妖族、巫族之后的又一大種族。

    這一天,老君自入定中醒來,心知機緣已到,自虛空之上顯出真(身shēn),當空而立,頭頂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將太極圖當空一拋,隨即萬千道氣機(射shè)向下面人族。只聽他說道:“天道為證,我為鴻鈞徒,掌教化之功。今立一教,曰:人。”

    此言一出,天道降下無量功德,太上老君得了人教教化功德,加上開天功德,再加上本來就是斬去三尸的修為,立時便成就了混元圣人,證得無上道果。

    接著又聽昆侖山傳來元始天尊的聲音:“我今亦立一教,名曰:闡!應天順人,闡大道。天地靈物,異秉然者,可入我門。”

    隨即通天教主之言傳來:“我今亦立一教,名曰:截!三界之中,凡心向大道者,皆可入我門下。”

    二人語聲落地,皆天降大功德,如老子一般,同時成就了無上混元道果。此次三清同時證道,三界震動。

    過了不久,只聽從西方傳來陣陣梵唱:“我若證得無上菩提,成正覺已,所居佛剎,具足無量不可思議功德莊嚴。無有地獄、餓鬼、禽獸、蜎飛蠕動之類。所有一切眾生,以及焰摩羅界,三惡道中,來生我剎,受我法化,悉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復更墮惡趣。得是愿,乃作佛。不得是愿,不取無上正覺。我作佛時,十方世界,所有眾生,令生我剎。皆具紫磨真金色(身shēn),三十二種,大丈夫相。端正凈潔,悉同一類。若形貌差別,有好丑者,不取正覺我作佛時,下從地際,上至虛空,宮(殿diàn),樓觀,池流,華樹,國土所有一切萬物,皆以無量寶香合成。其香普熏十方世界。眾生聞者,皆修佛行。若不爾者,不取正覺。我作佛時,十方佛剎。諸菩薩眾,聞我名已,皆悉逮得清凈,解脫,普等三昧,諸深總持,住三摩地,至于成佛。定中常供無量無邊一切諸佛,不失定意。若不爾者,不取正覺。我作佛時,他方世界諸菩薩眾,聞我名者,修菩薩行,具足德本,應時不獲一二三忍,于諸佛法,不能現證不退轉者,不取正覺。”

    梵唱剛停,只見空中有天兩道功德金光落下,一顆舍利子及一顆菩提樹沖上半空,陣陣檀香沁人心脾,讓人不覺沉醉其中。原來是西方接引與準提二人下四十八大愿,渡盡眾生,立西方教,故天降異象以示眾人。自此西方立教,,不誦黃庭,不拜鴻鈞。

    自此,那紫霄宮中,得鴻蒙紫氣者,只余紅云一人未曾證得圣位。

    凌霄大(殿diàn)之上,帝俊、太一諸人,久久無言。待得沉默片刻,太一道:“圣人又如何,我妖族有億萬兒郎,更有周天星斗大陣守護,倒是不懼。”

    帝俊見諸人仍然面色難看,也道:“不錯,那人族雖與巫族交好,但終歸是我妖族女媧娘娘所造,料想看在女媧娘娘面上,他們也不至于助那巫族對付我等。”

    諸人聽了,才覺心中稍安,只有那鯤鵬,臉色難看,道:“都是紅云匹夫,當初若不是他將座位讓與那準提,吾也不至于失卻圣位。”

    太一聽了鯤鵬所言,心中也是一動,道:“當(日rì)道祖曾言,三清有開天大功德護佑,故而可以成圣,那西方二人,倒也算有大毅力之人,只是這紅云,何德何能,怎可成就圣人,不若我等前去,將那紅云打殺,將這鴻蒙紫氣搶來,(日rì)后多個圣人,也好滅那巫族。”

    帝俊聽了,也是心動,當下也不多言,讓伏羲在天庭等候,與太一、鯤鵬二人出了天庭,去尋那紅云。

    卻說這紅云也是霉運當頭,他自紫霄宮出來之后,就一直滯留于至交好友萬壽山五莊觀鎮元子處,與那鎮元子(日rì)夜談經論道,當(日rì)那女媧娘娘成圣之時,他雖心中羨慕,但見其他諸人俱未成圣,心中倒也不急,卻萬不曾料到,今(日rì)一(日rì)之間,這三清與那西方二人,俱都成就圣位,而自己,僅僅是借取自那趙公明的葫蘆藤之上的九九散魄葫蘆,斬去一尸,那圣位更是遙不可及,故而心中郁悶,便辭了鎮元子,離開五莊觀,(欲yù)要四處走走,尋找機緣。

    卻說這紅云,剛回到自己道場火云洞,卻聽得有人哈哈大笑,忙回頭一看,卻是鯤鵬,這紅云雖見那鯤鵬神色狂怒,暗自沉思,卻不知何時得罪了他,只得上前行禮道:“鯤鵬道友安好,不知來我這火云洞,有何貴干?”

    鯤鵬聽了,勃然大怒,道:“紅云匹夫,當(日rì)紫霄宮中,若非你多事,貧道也自可分得一個圣位,今(日rì)你若是將那鴻蒙紫氣交與我,倒還罷了,若是不然,今(日rì)必將你化為飛灰。”

    紅云雖不喜爭斗,但也心知今(日rì)之事,實難善了,也不廢話,將那九九散魄葫蘆祭出,只見得漫天紅砂,紅云在那紅砂之中站定,冷冷看向鯤鵬。

    也是這紅云該當遭劫,他卻不知,那鯤鵬雖無厲害法寶,但那鯤鵬真(身shēn)萬邪不侵,諸魔辟易;鯤鵬稍稍上前,只覺那紅砂對自己毫無傷害,哈哈大笑,取出自己煉制的法寶妖師宮,向紅云砸去。

    這妖師宮,是那鯤鵬采集星辰之精華,并北海萬年雪晶,煉制而成,大可為宮(殿diàn)居住,小可為法寶,比那后世元始天尊用那半截不周山所煉制翻天印威力也相差無幾。

    紅云猝不及防之下,被那妖師宮正中左肩,也是這紅云為云彩化形,最擅變化,是以僅是(身shēn)受重傷,倒未曾(身shēn)隕,紅云見鯤鵬又將妖師宮祭起,心中驚慌,轉(身shēn)就要逃去,卻聽得一聲鐘響,(身shēn)形不由得一怔,卻是那太一早已手持東皇鐘,將自己鎖定,更有那帝俊遠遠看著自己,紅云心知自己是在劫難逃,一狠心,將元神與那九九散魄葫蘆一起自曝,太一慌忙用東皇鐘護住自己,那帝俊由于離得稍遠,倒也無礙,只有鯤鵬因離紅云太近,卻是受了重創,那紅云自曝,一絲真靈不知所蹤,只余那鴻蒙紫氣,一分為三,遁入虛空。

    媧皇宮中,女媧震驚;昆侖山上,三清對視一眼;西方,接引嘆息一聲,準提卻是臉色難看;六耳雖知那公明與紅云有些交(情qíng),但見公明正因巫妖之事,煩悶不堪,便也自退下。

    五莊觀中,鎮元子只覺得心神不寧,細細推算,才知紅云隕落,不由淚流滿面。

    帝俊幾人見那紅云自曝,這鴻蒙紫氣又自遁去,也是無法,只得悻悻然回到凌霄(殿diàn),與那諸妖圣好生((操cāo)cāo)練周天星斗大陣;這鯤鵬,因被紅云自曝所傷,也向帝俊與太一暫時告辭,回那北海靜養。

    卻說這后羿,因思念嫦娥,向諸祖巫告辭,離開祖巫(殿diàn),回到與那嫦娥初次相見之地,搭建茅屋,長居于此。

    恰恰此時,帝俊因感那周天星斗大陣威力不足,需將那三百六十桿星辰旗重新煉制,而那羲和娘娘需要照顧十個小金烏,脫(身shēn)不得,只好遣妖兵去請常曦娘娘。

    常曦娘娘此時已然得知巫妖大戰之事,故而對嫦娥多番叮囑,這才離了太(陰yīn)星。她卻不知,這嫦娥卻是被感(情qíng)沖昏了頭腦,心中不以為意,她前腳剛走,嫦娥就偷下了太(陰yīn)星,去那洪荒大地去尋那后羿去了。

    帝俊此次重新煉制那星辰旗,將所有材料盡皆搬出,故而,一直到那千年將到之時,才剛好煉成,這常曦,因心中掛念嫦娥,匆匆回到廣寒宮,待得見到嫦娥不在,心知嫦娥必是不聽自己所言,離了太(陰yīn)星,去見后羿,便急忙轉(身shēn),離了太(陰yīn)星,來到洪荒之上。

    常曦卻是不知,她這一去,卻是拉開了巫妖大戰的序幕。

    ——————————————————————————————————————————

    今天雜事比較多,故而只此一更。見諒

重要聲明:小說《趙公明》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九章 五圣出 紅云隕落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 黑龙江22选5中奖情况 2020今晚开奖现场结果 千炮捕鱼电玩城排行榜 最好的股票分析软件 澳门百家乐论坛 四川金7乐奖金规定 黑龙江褔彩36选7历史开奖 36选7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如何做好短线股票 黑龙江快乐十分技巧投注技巧 nba中国行 闲来麻将 pk10 3码最牛计划群 乐赢资本 陕西快乐十分历史数据 微信股票群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