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毀島之仇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清芒 書名:趙公明
    白翎與翔升兩人,見了趙公明,匆忙從那宮(殿diàn)中跑出,趙公明見兩人臉頰之上,仍掛淚滴,心中疑惑,道:“島上生了何事,怎變得如此模樣?”

    兩人聽了,臉色甚是氣憤,你一言我一語說個不停,趙公明見兩人說話語無倫次,也知此次之事,對兩人打擊太過沉重,故而也不見怪,待得半晌,才從兩人口中將此事來龍去脈一一得知。

    卻原來自從當(日rì)趙公明將這島立為道場之后,雖說他師尊通天教主以陣法聞名,但他對陣法一途,卻是所知甚少,故而僅在這問天島上,設下兩道(禁jìn)制,是以這島上靈氣雖然充沛,但所聚之靈氣,仍是不足那些靈獸化形之用,故而萬余年間,這島上化形之人,不過寥寥數人而已。但數百年前,趙公明相邀云中子與燃燈道人前來問天島做客,那云中子本就博學多才,不僅精通煉器之道,對這陣法也是頗為見長,便助趙公明在這問天島上,立下幾座聚靈大陣。

    當(日rì)幾人離去之后,這問天島上由于有了聚靈大陣,故而方圓海域之靈氣,盡皆匯聚,那島上仙禽靈獸化形之人也是越來越多,雖說因得白翎與翔升之故,他們所化之人皆是些童子模樣,但兩人見得如此之多弟妹,心中也甚是歡喜。

    但這么多人化形之后,同居于這問天島上,卻是稍顯擁擠。白翎與翔升雖說有些放心不下,但思及這島嶼周圍,少有人煙,況且有趙公明做靠山,倒是不怕別人前來搗亂,故而商議之后,便將島上(禁jìn)制暫開,以便這些弟弟妹妹到周圍玩耍。他二人本也是出自好意,但誰料竟是因得此事,幾乎帶來滅頂之災。

    這東海廣闊,那海面之上,不僅有金鰲島這圣人道場,更有數座仙山點綴其中。那龍族自從祖龍戰死之后,群龍無,便各自分散而居。那問天島數百里之外,海底之下便有一座滄瀾龍宮,里邊便有兩條五爪金龍。

    先前因得那問天島被趙公明(禁jìn)制所隱,故而這兩條金龍,倒不知那島上虛實。但此時島上(禁jìn)制一開,從那島外,便能看到島上之景象。上古之時,鱗甲一族與那飛禽、走獸二族乃是死敵,就連龍族老祖宗祖龍也是死于那鳳凰與麒麟聯手之下,故而二龍從手下口中得知這問天島上,乃是飛禽走獸聚居之地,心中便已是怒火中燒,立刻點集手下水族,便向那問天島殺去。

    那問天島一貫與世隔絕,是以島上眾人,俱都對那龍鳳初劫之事一無所知,故而見得那兩條金龍與眾多水族前來之時,也是不知危險臨近,仍舊自顧玩耍。那二龍帶水族趕至,也不廢話,直接便下了殺手,一時之間,只見得羽毛紛飛,靈獸哀鳴,島上眾人這才感覺形勢不對。

    白翎與翔升兩人見與這些水族遠(日rì)無怨,近(日rì)無仇,但對方不容分說就痛下殺手,心中也是惱怒,連忙上前呵斥,誰知那水族之人,置若未聞,見其中兩人最為兇悍,不少兄弟被四人打上,非死即傷,無奈之下,便各自取出兵器,上前擋住兩條金龍。一邊將那趙公明所留玉符捏碎,希望能等到援兵。誰知此時那趙公明與6壓俱在人界,相距甚遠,自是無法知曉此事。

    兩人雖說跟隨趙公明幾人倒也學得不少本事,手中所持兵器也是非凡,但一來因得生(性xìng)溫順,終(日rì)不出這問天島,從未與人打斗,二來需分心護住他人,故而自不是那兩條金龍對手,未過片刻,便已不支,又見援兵久久未至,無奈之下,只得邊打邊退,帶剩余兄弟往那大(殿diàn)退去。待得退回大(殿diàn),匆忙將(禁jìn)制放開,清點人數,才現那島上百余靈獸,居然只剩下十數個化形之人,心中自是悲痛不已。

    那兩條金龍初見得那問天島上眾人退至島中宮(殿diàn)之內,尚還不以為意,吩咐手下將那宮(殿diàn)團團圍起,然后便將口中龍珠吐出,砸向(殿diàn)門。兩人全力祭出的龍珠尚未接近宮(殿diàn),就被一道光墻阻住。

    那最小的金龍見了這般(情qíng)景,連忙攔住兄長,道:“我觀這島上之人,修行尚淺,就連那兩個領頭之人,也不過與我等差不多少。但這宮(殿diàn),竟是如此之奇特。想必這兩人并非島上主人。若果真如此,這島上主人想必來歷非小,說不得,我等此舉會招來禍端。”

    那年長的金龍聽了,嘿嘿笑道:“老二不必擔心,若果然如你所說,怎事到如今,仍不出面阻止?況且就算這島上主人有些來頭,以我二人(身shēn)份,他還敢對我等如何?”說罷,繼續命令手下攻擊大(殿diàn)。但這宮(殿diàn)乃是那多寶道人精心煉制而成,當(日rì)云中子前來之時,又在四周加了不少小(禁jìn)制,自是不會那么容易被攻破。兩人打了許久,見那大(殿diàn)之外護罩看似單薄無比,但卻始終無法攻破,無奈之下,將那島上靈根盡皆毀掉,這才悻悻離開。

    待得兩人將此事說完,白翎又道:“當(日rì)之后,我二人曾上天庭,找尋老爺,但那南天門把守之天將,卻將我二人攔住,一直不予通報,無奈之下,我二人只好帶島上剩余兄弟躲入大(殿diàn)之中。如今老爺既已回來,還望老爺為我等做主,為那死去的兄弟討回公道。”

    趙公明聽罷,心知是因為那呂天師之事與玉帝生了隔閡,故而才刁難于他二人。心中暗怪自己太過疏忽,當(日rì)之時,他見白翎與翔升二人甚是單純,不忍將這世間之險惡告知,卻不料竟因此,讓兩人疏于防范,經歷此等慘痛之事。轉眼見自己道場竟是如此狼藉,也是心頭火起,讓翔升留在島上照看,這才帶白翎往那龍宮而去。

    那滄瀾龍宮之內,兩條金龍飲酒盡歡,正喝到興頭,聽得手下來報,言道那問天島之上來了一人,那小金龍聽了,慌忙將手中酒杯放下,道:“大哥,莫不是那島的島主回來了,若是他前來尋仇,我等該如何是好?”

    那大金龍聽了,不以為意,道:“那又如何?料想那人不過一介散修,只要我等亮明(身shēn)份,他還敢動我等不成。”小金龍聽了,這才心中稍安。

    誰知兩人還未消停片刻,只覺得一股威壓從海面傳來,兩人只感心神不寧,轉眼看那下邊所站手下,早已不堪忍受,紛紛變回原形,不過片刻,那龍宮之中,海蟹橫走,蝦魚亂跳,兩人這才心感不妙,慌忙將酒杯放下,拿起披掛,急忙從龍宮之中出來。

    待得到了海面,卻見得頭頂之上,懸著一把青色寶劍,那深藍海水,因得那劍光所映,竟是散出縷縷的青光,兩人不由心中驚慌,見得虛空之中,站立兩人,其中一人就是昔(日rì)那問天島上之少年,連忙喝到:“勿那道人,莫要囂張,你可知我二人來歷。”

    白翎看見兩人,心中更是悲憤,道:“老爺,就是這二人,毀我仙島,殺我兄弟。還請老爺為我等做主。”

    趙公明聽了,臉色一沉,用起法力,定住二人,吩咐白翎上前,取去兩人(性xìng)命。兩人正(欲yù)反抗,但他二人不過太乙金仙修為,趙公明卻是準圣后期境界,怎能動彈,眼見那白翎手提寶劍,越來越近,心中驚慌,連忙喝道:“我二人乃是玉帝親封分水將軍,我大哥乃是闡教門下黃龍真人,你若敢打殺我等,定遭報復。”

    白翎聽了這話,他雖知自己老爺乃是四御之,但那玉帝畢竟乃是三界之主,那圣人門下,也是非同小可,不知老爺是否愿意為了自己等人,而得罪這兩人后臺,故而回頭來看趙公明。

重要聲明:小說《趙公明》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四十六章 毀島之仇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 微乐麻将怀疑开挂怎么查 gpk钱龙捕鱼试玩 担保品买入和融资买入哪个好 贵州快3走势一定牛图势 今日股票指数是多少 皇家棋牌娱乐 上海11选5高遗漏 天天捕鱼攻略 重庆换三张麻将技巧教程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都是死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新 意甲联赛球队分布 福州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结果 深圳35选7大星走势图 25选5今天晚上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