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倒霉的孔宣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清芒 書名:趙公明
    卻原來那比干三人一去兩個時辰不歸,那守夜將士擔心比干王爺安危,連忙到聞仲帳中將此事告知。若是平時,那比干出帳之時,聞仲便能得知,但因得今(日rì),觸景生(情qíng),卻是有些想念那地仙界金鰲島之上的諸位同門,故而心神有些疲憊,剛一躺下,便即沉沉睡去。

    聞仲得了消息,連忙從營中出來,急行數步,趁那些將士不備,施展遁術往那軍士所指方向追去,待得來到密林之中之時,那孔宣與墨霖剛停下打斗,他見那孔宣(身shēn)上,并無煞氣,顯然不是窮兇極惡之人,因此也不急出去,待得比干三人行蹤被孔宣點破,這才心中有了一絲擔憂,但就這一霎那的氣息紊亂,卻是已被那孔宣探知,此時聽得孔宣之言,也不好再隱,上前拱手道:“截教門下聞仲,見過孔宣道友。”說罷,連忙示意比干三人暫時離開。

    比干心中雖說對這神仙妖怪之事,早已接受,但此時親眼所見,自是心中震驚,適才孔宣道破自己三人行蹤之時,三人思及那上古傳說之中,這妖怪大多喜食人類,已是心中忐忑不安,此時見得聞仲前來,雖說不知聞仲本領,但心中也是稍有底氣。因此見得聞仲示意,雖說不(欲yù)留聞仲一人在此應付,但思及雖不知那聞仲法術,但僅看他武藝,已是非凡,也知自己三人留下,也是無有絲毫用處,又見那孔宣對自己三人視若未見,連忙與聞仲交代幾句,匆匆回了營地。

    孔宣見得三人離去,也不阻攔,只是將眼看向聞仲,待得三人走遠,才笑道:“原來是圣人門下。”說罷上下打量聞仲幾眼,道:“我曾聽人言,圣人門下,大多是眼高于頂,你這人倒是奇怪,竟然為凡人做起保鏢來了。”

    聞仲聽了,臉色一窘,不由苦笑道:“貧道昔年未曾得道之時,卻是受過那大商先祖的恩惠,是以比不得道友逍遙快活。只是不知道友在何處潛修,怎會在這山野之中與人起了爭執,莫非也是從那地仙界而來?”

    孔宣聽得“地仙界”三字,輕輕嘆了一聲,微微點頭,“我雖是在地仙界之上化形,但因緣巧合之下,來了這人界,幾百年來,終(日rì)在這人界之中游((蕩dàng)dàng),卻哪兒來道場而言。”

    上古之時,飛禽以鳳凰為,這孔宣,便是那開天之后的第一只鳳凰天鳳之子。當(日rì)三族大戰之后,祖龍雖因不敵天鳳與麒麟族長聯手而隕落,但在祖龍自爆之下,天鳳與那麒麟族長也是(身shēn)受重傷,無奈之下,只好回到南海之中天南火山療傷,思及自己此次閉關療傷,不知要耗費多少時間,便在那天南火山周圍,用秘法布下五行大陣。

    卻未料得,當(日rì)巫妖大戰,共工一怒將那不周山撞倒,天陷西北,地塌東南,這洪荒之上靈氣也因此生紊亂,天鳳所布下五行大陣,原本就是靠這布陣之法寶吸收天地靈氣才能得以維持,此時靈氣紊亂,那大陣自是變得形同虛設。孔宣便在此時,與弟弟大鵬偷離了天南火山,來到洪荒之上。

    他二人初到洪荒之時,妖族已然去了北俱蘆洲,巫族也到那南瞻部洲居住,太上老君又在那蟠桃會上,下符詔,讓三界修士不得插手人族之事,是以當(日rì)兩(日rì)雖說剛剛化形,本領尚小,但因得那些大神通者俱都避居不出,兩人度又是極快,這才不曾遇到麻煩。

    因得那西牛賀州太過荒涼,生靈稀少;南瞻部洲又是那巫族所居之地;那北俱蘆洲之中,有瘴氣環肆,故而兩人便在那東勝神州逍遙了一段(日rì)子。直到那軒轅與蚩尤大戰之后,趙公明立下天罰,兩人這才感覺自己修為淺薄,那大鵬對那妖師鯤鵬甚是仰慕,便去了北俱蘆洲,拜鯤鵬為師。

    孔宣本不想拜人為師,但思及那大鵬已然拜鯤鵬為師,若是自己不找個名師指點,到時反被那大鵬過,卻是失了面子。思來想去,便也打算去尋訪一位名師。此時那洪荒之上,大神通者尚有不少,但孔宣向來高傲,卻是不想委屈了自己。便依照這些年游歷之時所得的訊息,定了幾個目標,挨個嘗試。

    那太上老君此時已然去了三十三天之外,是以孔宣到得那陽山之時,自是撲了個空;元始天尊門下,卻是有一個黃龍真人,雖說此時三族大戰已過數萬年,但孔宣畢竟為天鳳之子,卻是不能如其他族人一般不顧顏面;那通天教主道場在東海之外,孔宣在那東海尋了數(日rì),但此時那金鰲島被多寶道人與金靈圣母所設幻陣所掩,以孔宣此時不過太乙金仙修為,自是無能為力;那西方雖說也有兩位圣人,但以孔宣心(性xìng),思及那西牛賀州貧瘠模樣,已然甚是不喜。那女媧娘娘又遠在三十三天外,早已不理塵事,自是也是無法可想。

    孔宣在這洪荒之上,來回奔波,最終卻一無所獲。無奈之下,便決定退而求其次,去了那萬壽山五莊觀,誰知此時那鎮元子與那紅云轉世之神農,終(日rì)在火云洞里品茗對奕,自是又撲了個空;那冥河老祖雖然神通也是不小,但是兇名在外,孔宣自是不敢上門(騷sāo)擾。待得回過神來,才現這洪荒之上大神通者,自己幾乎訪了個遍,卻是始終一無所獲,心灰意冷之下,便在東勝神州尋了個靈氣充沛的山頭,自己閉門苦修。

    這孔宣生來也是頗有福緣,他出生之時,三族之戰尚未開打,這鳳凰一族,生有異能,對于那找尋法寶靈根之事,極為擅長,族中自是積蓄不少。孔宣剛從那蛋殼之中鉆出,便被天鳳賜了一先天靈根五行果,這五行果,雖說比起那先天七大靈根稍有不及,但也是難得的先天之物,那靈根之上,從天地初開至今,只接了五個果子,果如其名,分五行,若將其中靈氣煉化,則可控后天五行之力。

    孔宣少年心(性xìng),自是不知深淺,趁那天鳳不備,便一口將那果子吞入腹中,誰知這樣一來,卻是惹了大禍,他方出生不久,連化形之力尚且不備,自是消化不了這靈果之中的充沛靈氣,一時只痛得滿地打滾,那天鳳見了,也是大驚失色,無奈之下,用數十件靈寶擺下五行大陣,助孔宣將這五行果之中靈氣,煉化在那五根尾翎之上,這才救了孔宣的(性xìng)命,那數十件靈寶也因此靈氣盡失,化作尋常之物。

    當(日rì)在天南火山之時,孔宣與大鵬終(日rì)只顧貪玩,哪兒有心思煉化這尾翎之中靈氣,待得來到這洪荒大地之后,又是終(日rì)游((蕩dàng)dàng),自是不曾有絲毫進展;待得此時閉關,正(欲yù)煉化那尾翎之中靈氣,卻愕然現,那五行果之中靈氣,早已那五根尾翎同化,無奈之下,思及自己一直無有趁手的法寶,便將那尾翎煉化,作為法寶使用。

    轉眼百年已過,孔宣閉關出來,覺得頗有進境,正(欲yù)再去尋個師父,卻突然只覺得兩眼一花,心中奇怪,再看之時,卻是現。。。周圍靈氣突然之間竟似稀薄了許多,心中奇怪,連忙四處查探,這才現,自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也就是這個人界。

    待得孔宣說完,聞仲哈哈大笑,手指孔宣,卻是半晌說不出話來,見得孔宣臉色越來越難看,這才勉強止住笑容,道:“道友經歷,倒是頗為奇特。只是你為何與那麒麟爭執?”

    孔宣聽了,輕嘆一聲。卻原來這墨霖乃是那麒麟族長之子,當(日rì)三族大戰,走獸與飛禽乃是盟友,孔宣與這墨霖自是認識,只是后來鱗甲戰敗,退入四海之中,天鳳帶剩余族人回了天南火山,這麒麟族長,也帶族人去了西海谷牝之野。這墨霖也如孔宣一般,趁著那麒麟族長閉關療傷之際,從谷牝之野跑出,在這洪荒游((蕩dàng)dàng)。當(日rì)道祖分天地之時,那墨霖與孔宣一般,也被挪到了這人界之上。

    當(日rì)兩人初到人界,自是要四處打探一番,無意之中,卻是在此山相遇,兩人這些年來,終(日rì)奔波,自是心中壓抑,一見之下,便(欲yù)切磋一番,也好散散心中的郁憤,當下便在這山野之上,打了起來。

    那墨霖本領也是不凡,兩人初次相斗,數(日rì)之內,卻是分不得高下,當下便約定以五十年之期,在此地再戰。但這人界之上,靈氣比起那地仙界遠遠不及,故而墨霖五十年間,幾乎未有寸進;但孔宣卻是不同,雖說他體內五行果之中靈氣,大多與尾翎融合,但仍有不少,散于體內,這五十年間,雖說煉化不多,但比起那墨霖進境卻是有天壤之別,自是第二次比斗戰了上風,墨霖自是心中不服,如此幾人又斗了幾次,差距卻是越來越大。

    只是數十年前,那墨霖不知在何處拜了一人為師,雖說法力未曾提升,但神通愈加精妙,是以昨(日rì)便再次前來,誰知經這幾百年工夫,那孔宣早已將尾翎煉化的愈加成熟,雖說墨霖此次頗有長進,但仍是與孔宣相差甚遠。

    說到此處,孔宣輕嘆了一聲:“我體內之靈氣,經這幾百年苦修,早已煉化完畢,(日rì)后若是無人指點,只怕進境頗慢。”說罷,看了聞仲一眼,道:“道友雖說也是圣人門下,但我觀道友之修為,若是孤(身shēn)一人,怕是絕難從那地仙界,穿過無盡混沌之氣,來到這人界。不知是哪位仙長前來,道友可否為孔宣引薦一二?”

重要聲明:小說《趙公明》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五十二章 倒霉的孔宣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 内部选一肖一码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 股票大盘多少点 北京pk赛车开奖软件 黑龙江11选五5什么时候开始 台湾福彩星开奖直播 股票怎么玩 重庆快乐10视频 nba十佳球 闲来麻将有挂吗 今天3d开机号,试机号是多少 安徽11选5历史开奖结果 山西大唐麻将元宝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 安徽快3预测推荐和值号码 网上赚钱靠谱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