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王母之憂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清芒 書名:趙公明
    聽了孔宣之言,聞仲思忖片刻。他在金鰲島時,恩師金靈圣母與幾位師伯師叔,為了截教教義,俱是大開方便之門,雖說親傳弟子俱是人數頗少,但那前往金鰲島與三仙島之上聽道之人卻是多如過江之鯽。況且他先前見那孔宣遭遇,心中也是有些同(情qíng),又見那孔宣極為坦誠,當下便屬意相助與他。只是自己畢竟乃是三代弟子,此事卻是由不得自己做主,故而皺眉道:“實不相瞞,我此次前來,乃是仰仗二師伯所助,二師伯也確實尚在人界。只是二師伯這數萬年來,不過才收的兩個弟子,因此此事成與不成,我也不得而知。”

    孔宣聽得此言,不由心中一涼。當(日rì)他在地仙界之時,對這三界大神通者頗有耳聞。這通天門下二弟子,貴為天庭四御之,圣人之下,少有對手。因得這趙公明立下天罰之事,那些修行之人,提起紫薇大帝,皆是又恨又怕。這孔宣雖是高傲,但妖族化形之時,皆有天劫,他后來幾次修為提升之時,更是次次都有天罰降下,雖說未曾危及(性xìng)命,但他心中對那掌管三界責罰之事的中天北極紫微大帝,卻是從心底有些害怕。

    “傳言果然害人不淺。”聞仲見了孔宣神色,苦笑道:“我當(日rì)拜入老師金靈圣母門下之時,心中也如道友一般,對二師伯頗為敬懼。待得在金鰲島上待得久了,我才知曉,二師伯當(日rì)立下天罰,不過是職責所在,不得已而為之。”說罷,輕嘆了一聲,道:“二師伯本也是出自善意,希望我等修道之人能夠上體天心,慈悲為懷,孰料卻也因此落得惡名。”當下,便把當(日rì)軒轅與蚩尤大戰之事經過一一說出。

    待得聞仲說完,孔宣這才心中稍安,他雖不知那墨霖拜了何人為師,但若是自己能拜在這紫薇大帝門下,想來進境絕不會低于墨霖。因得此時天色已然漸亮,聞仲又有事在(身shēn),卻是不能立刻前往東海,無奈之下,只好與聞仲商定,待得三月之后,再一同前去趙公明處拜會,這才飄然而去。

    因得這夜路難走,那比干三人雖然起步較早,但卻是與聞仲幾乎同時回到營中,此時天色已然拂曉,比干見得聞仲安然無事,心中一松,只覺疲累不堪,未過片刻,便自睡去。

    姬昌一行在滑江之畔,等了三(日rì),才遠遠見得一車隊從對岸而來,當下連忙率眾相迎。因得此時男尊女卑,即便是帝王之女,(身shēn)份比起姬昌此時一個統率二百路諸侯的王爺也是遠遠不及,更何況這商王帝乙所賜姬昌之女不過是一義女;比干一行先前尚還擔心著姬昌因那季歷之事,對王室心生不滿,此時見得那姬昌竟然在這滑江之畔等了數(日rì),這才將心事放下。比干等人本(欲yù)在西岐城中停留一段時間,也好查探那西周虛實,但卻未料到剛至西岐,便有朝歌快馬送來消息,言道南方揚國趁大商新君繼位之際,大兵壓境,因得那黃徹一族,鎮守北關,商王帝乙親率大軍前去迎戰,朝廷之中無人主事,便召比干一行回朝歌,比干無奈之下,只在西岐逗留了兩(日rì),便又啟程返回。

    “母親,這樣做好嗎?會不會觸怒了父親?”瑤池之中,龍吉公主面色擔憂的看著王母,“近來父親對那飛豹極為寵信,若是你將他打殺,只怕定然招致父親不滿;父親已然數十年未曾來到瑤池一步了。”

    “我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啊,你年紀尚小,不知那趙公明本事;你父雖然是道祖所封三界之主,但那紫薇不僅是圣人弟子,本(身shēn)修為更是不凡;”王母輕輕嘆了一聲,“雖說此事與你父無關,但那飛豹畢竟是你父心腹。若是因此與那趙公明為敵,卻是太過不值,即便因此招致你父記恨,但過不了多久,你父自會將此事忘記。”

    卻原來當(日rì)昊天玉帝得知呂天師之事之時,心中甚是氣惱,便即要帶飛豹去紫薇帝宮找趙公明理論,王母見了,慌忙將兩人攔住,也不管那飛豹臉色,直接言道趙公明乃是奉道祖之命,責罰三界,那呂天師仗著玉帝寵(愛ài),縱容兩個弟弟胡作非為,落此下場,乃是咎由自取。

    玉帝雖也知實是如此,但近些年來,圣人不出,他這三界之主(身shēn)份最是高貴,心道那趙公明明知呂天師乃是自己親信,仍舊下狠手打殺,故而心中已有怨氣,此時聽得王母竟然為那趙公明開脫,心中甚是氣惱,便即揮袖離了瑤池。

    恰恰此時,元始天尊因得廣成子幾人之事,吩咐云中子告誡眾師弟勿要擅惹是非;云中子也思及久不見太乙真人與南極仙翁,便譴黃龍真人來天庭將此事轉告。黃龍卻是思及自己兩個弟弟,終(日rì)在那東海蝸居,便起意為兩人在天庭謀個差事,是以在拜會太乙與南極之后,便來了凌霄(殿diàn)將此事說與玉帝。此時玉帝心中正自惱火,但思及黃龍也是圣人門下,卻是得罪不得,無奈之下,便即點頭應(允yǔn),封了兩人一個分水將軍之職。

    那黃龍真人雖知這分水將軍不過是一閑職,但思及這兩個弟弟生(性xìng)頑劣,自己又不能常在(身shēn)邊照看,如今雖說只是掛個虛名,但從此也算是天庭直屬,安全卻是得了一層保障。

    兩條金龍在那東海之中,也是閑來無事,此時聽得兄長為自己二人在天庭謀了一個差事,自是歡喜不已,與那前來送傳玉帝法旨的飛豹以及黃龍真人自是慶祝一番。

    待得酒足飯飽之后,兩兄弟見得著飛豹從未來過東海,便屬意帶兩人游覽這東海景致,說來也是湊巧,這兩兄弟卻是甚喜排場,閑暇之余,用所集之財寶,打造了一副車駕,又從所轄水族之中,挑了幾個頗有氣場的異獸拉車之用;那黃龍真人思及自己雖然(身shēn)為圣人門下,但素來不為老師所喜,不僅無法寶護(身shēn),卻是至今連個坐騎都是沒有,相形之下,自是有些失落。

    兩只金龍見兄長臉色不佳,連忙詢問,待得那黃龍真人將此事說出,卻是心中一動,想起來那離自己龍宮不遠之處,有一島嶼名問天島,那島嶼之上,頗多珍惜靈獸,若是抓來一個,作為坐騎,自是甚是合適,當下便將此事說出,就(欲yù)帶兩人前往。

    兩只金龍與飛豹不知這問天島乃是趙公明之道場,黃龍真人卻是從那云中子口中知曉此事,故而連忙止住兩人。但黃龍真人與那廣成子幾人當(日rì)在趙公明手下吃了大虧,此時說出,卻是怕損了自己顏面,當下只得推說那問天島乃是一個大神通者隱居之地,讓兩人輕易不要招惹。兩人聽得大哥(身shēn)為圣人門下,竟然對那問天島之人如此忌憚,當下也是聽了黃龍真人吩咐。經過此事之后,黃龍真人卻是無了游玩的興致,與兩位兄弟告辭,回了昆侖山。

    那飛豹直到回到天庭之后,只覺得這問天島之名甚是熟悉,思來想去,終于記起當初曾聽得6壓提過這問天島之名,這才知曉竟是那趙公明的道場。他自從師父死去之后,對那趙公明已是恨之入骨,但思及自己修為太淺,玉帝又未必肯為自己師父與那趙公明鬧翻,思來想去,便起了借刀殺人之意,當下便又匆匆離了天庭,前往東海滄瀾龍宮。

    待得到了滄瀾龍宮,飛豹添油加醋將黃龍真人與那趙公明之仇怨說出,更假借玉帝之名,欺騙兩人;兩人本因大哥黃龍真人之言,不(欲yù)動手,但(禁jìn)不起那飛豹花言巧語,到得后來,思及自己大哥乃是圣人門下,更有玉帝旨意,就算那趙公明得知此事,也未必能把自己如何,當下便應下此事,為自己招來了殺(身shēn)之禍。

    王母終(日rì)在那瑤池之中,一直不曾得知此事。但她與玉帝之女龍吉,卻是拜在了那冥河門下,當(日rì)趙公明前去幽冥地府之時,曾將此事說與冥河老祖,是以王母也從冥河口中得知此事,便意(欲yù)趁著此次玉帝前往紫霄宮拜會道祖之時,將那飛豹打殺,以除后患。

    居然忘記了今天是周六。。。悲劇。。。

    先前有書友留言,說問天島被毀那件事,交代的太模糊,所以這章后半部分,就算補上。

    有湊字數的動機。。。我承認。。。

    對不起大家了。。。

重要聲明:小說《趙公明》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五十三章 王母之憂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 快赢481最近60期合并走势 捕鱼达人3最旧的版本 炒股和投资的区别 今日快3开奖青海 足球界最强的11人 血流麻将教程 黑龙江快乐十分技巧 25号涨停股票 甘肃泳坛夺金开奖号码 体彩江苏7位数开奖时间 网上赚钱团队真的吗 亚洲彩票 江西11选5哪里玩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图 股票融资公司排行榜 广东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