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三光神水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清芒 書名:趙公明
    第一百一十章三光神水

    公明見得鎮元子手勢,這才恍然想起這鎮元子雖之術,但與那神農同列三皇的伏羲卻是以先天八卦而聞名,若是單論這推算之術,絕不在圣人之下,這才點頭笑道:“我倒是忘了,自從紅云道友記起前塵往事,鎮元子道兄便險些將這五莊觀也搬去那火云洞之中了。”

    鎮元子擺手道:“道友不必拿言來堵我。你也知曉,這三位人皇,雖說(身shēn)份尊貴,但終(日rì)居于那火云洞中,不得外出,甚是苦悶。那伏羲與祝融若是閑來無事,還能奕上幾局,而我那摯友,除卻擺弄花花草草之外,便是煉個丹藥。”

    說罷,鎮元子從袖中取出數十個瓶瓶罐罐,堆在桌上,苦笑道:“那火云洞雖是清靜,但種下的那些草藥,卻怎夠他用,是以我才每隔一段時間,便讓清風、明月將我這萬壽山中,上了年份的草藥采摘一些,與他送去。”

    趙公明隨意取過一瓶,將瓶塞除去,放在鼻前一聞,不由得眉頭一皺,道:“想不到紅云道友時至今(日rì),仍是念念不忘人族之事。”說罷,便長長嘆息一聲。

    卻原來,那鎮元子所拿出的丹藥之中,大多是用尋常的草藥煉制而成,俱是治療那些人族之中,常見的瘟疫、疾病之丹藥;對于他們這些修道有成之人,卻是無絲毫用處,是以那鎮元子才苦笑不已。

    見得氣氛有些悶,鎮元子連忙將那些丹藥收起,笑道:“這些瑣事,管他作甚。

    ”說罷,托起人參果,對趙公道:“我這人參果雖是比起道友那黃中李要差上不少,但我這萬壽山中,卻僅有這么一物,可以拿來招待請道友勿要見怪。”

    趙公明這連稱不敢,用山河帕將人參果送入口邊,慢慢品嘗,但這人參果甫一入腹,眉頭便又皺了起來,看向鎮元子道:“道兄這人參果怎比起先前要差上不少,莫非出了何等變故不成?”

    卻見鎮元子將自己那枚人參果緩緩吃下之后,才輕嘆一聲,道:“先前我還以為是我這些年來,少食此果是忘記了這果子的味道了,卻不料,如今便連道友也已察覺這果子的異樣。”

    趙明聽得此言,更是惑,轉眼看向院中,那人參果仍是郁郁蔥蔥,一派豐茂景象,但再往下看,卻見得那周邊的土地竟是泛出赤色,更有不少地皮竟似被暴曬過一般,呈隴狀卷起,連忙問道:“道兄,這卻是何故?”

    卻原來。這先天靈根。雖與那先天靈寶般。乃是開天之時。雖天地萬物一起孕育而出。但卻與那先天靈寶又有諸多不同之處。

    那先天靈寶之流因得成之時。已然在天地之間吸收了足夠多地靈氣又有靈寶之主人。(日rì)夜以精血培養。卻是不必擔心損耗。

    而這先天靈根卻是大為不同。不僅需(日rì)夜從天地之間。吸收靈氣來維持自(身shēn)需從那靈氣之中。分出不少來孕育果實以若論消耗。比起先天靈寶更為可觀。

    先前之時那洪荒之上靈氣倒還充沛。這萬壽山又因得離那昆侖山極為接近是難得地風水寶地。自是養得起人參果這等靈根。

    但從巫妖大戰之后。天地崩塌。三界之中。靈氣陡然混亂。雖說后來女媧補天之后。眾位圣人將那些混亂地氣流。盡皆消去。但地仙界之上地靈氣。也是再不如從前。

    但即使如此。只需鎮元子將那地書祭起。自可源源不斷將四周靈氣聚來。卻也是勉強夠用;但卻另有一事最為讓他頭疼。那便是栽植這先天靈根所用地土壤。

    平常的靈草異果,便已對環境極為挑剔,這人參果乃是先天靈根,自是不能用尋常土壤栽培。當(日rì)之時,鎮元子乃是從那后土祖巫處,求得不少九天息壤,才將這人參果種在五莊觀中。

    但那九天息壤雖然靈異,也終歸不過是戌土之精提煉而來,經過這數萬年時光,功效早已不如當年,是以這人參果樹便從當(日rì)起,一(日rì)不比一(日rì)。

    鎮元子本(欲yù)再去南瞻部洲,尋后土娘娘討上一些,卻是恍然記起,后土娘娘自當(日rì)(身shēn)化輪回之后,已是失了祖巫真(身shēn),再無掌控九天息壤之力。

    聽得鎮元子將此言說出之后,趙公明也是不由得長長嘆息一聲,道:“我雖坐擁那先天靈根之中的黃中李,但卻因得生(性xìng)懶散,自從當(日rì)上天庭之后,便將其交與老師通天圣人照看,是以對這栽培之術,卻是絲毫不通。難道說,除卻這九天息壤之外,便再也無他物,可除此患?”

    鎮元子微微點頭之后,卻又連連搖頭道:“雖是有一物也可代替那九天息壤之用途,但若想取來,卻是極為困難。”

    聽得此言,趙公明不由得更為詫異,若說是別無他法倒還罷了,既然有靈物可代替那九天息壤之功效,以鎮元子之修為,又有地書此

    寶,若想取來,又有何困難,當下連忙開口相問。

    就聽得鎮元子解釋道:“不瞞道友,對于這先天靈根而言,另有一物,功效與這九天息壤不相上下,便是那先天壬水精華所凝的九泉玉露。”

    說到此處,鎮元子不由得輕嘆一聲,道:“但無論是這九天息壤,異或是九泉玉露,都是當年后土與共工兩位祖巫,憑借天生的神通,從先天五行靈氣之中,提煉而來,如今后土早已失卻祖巫真(身shēn),而那共工又于數萬年前,便已(身shēn)隕,即便想去尋些回來,又可往何處去尋。”

    趙公明聽了,也知卻是如此,心中卻是有些詫異,暗道天地之間,萬物皆有其生存之法,這人參果雖是珍貴,但也斷不可能除卻這九天息壤與九泉玉露,便不能存活;但自己平(日rì)里對于這些與修行無關之事,俱是甚少涉足,一時之間,倒是也想不出別的辦法。

    就在此時兩人俱都愁眉不展之時,趙公明突然心頭一動袖中查了一番,取出一個玉瓶,交與鎮元子道:“此物之功效,比起那九泉玉露雖是不如,但也可緩解道兄眼前的燃眉之急。”

    聽得此言,鎮元由得心中詫異,分出一縷神識探入玉瓶之中,待得查探仔細之后,才驚詫道:“三光神水!”

    天地之間,除卻那九天息與九泉玉露之外這靈根之類,最有功效之物,莫過于這三光神水。與那三昧真火可溶萬物相反,這三光神水,乃是至柔至和之物,最擅固本培元,滋潤萬物。

    這三光神,乃是那東海龍王前來天庭接受玉帝分封之時,奉族長應龍之命九只蛟龍一般送與趙公明之物;便在趙公明與6壓來這五莊觀之前,才從聞道手中接過。

    思及三光神水雖是珍貴,但對自己卻并無多大用途,趙公明才將其送與鎮元子,就當做這些年來,6壓兩人所食人參果的補償之物。

    以元子之博識,自是知曉這三光神水之珍貴,是以倒也絲毫未再推辭,連忙將那玉瓶揣至懷中,想了一想又重新取出,幾步走出門外在人參果樹之前,將玉瓶打開之后,小心翼翼的滴下幾滴,這才重新退后觀看。

    只見得不過片刻功夫,那干枯的土地佛重獲新生一般,瞬間變得平整而濕潤人參果樹的樹干,比起適才也是光滑了許多那樹干之上,掛著的十幾個果子似有了靈(性xìng)一般,擺動不止。

    見得此等(情qíng)形,鎮元子不得哈哈大笑,重新進的房內,對趙公明擺手道:“前幾(日rì)我去那火云洞之時,伏羲道友見我神(情qíng),還調笑與我,言道我這心病,幾(日rì)之內便可痊愈。適才之時,我還心中納悶,卻未料到,此言竟是應驗在道友(身shēn)上。這一瓶三光神水,足夠我數萬年之用,賢弟之大德,愚兄斷不會忘記。

    ”

    說罷,便(欲yù)取金擊子再去打下幾個果子,卻被趙公明連忙攔下,道:“道兄這果樹,一萬年才結的那么三十個果子,況且6壓與聞道又常常前來叨擾,道兄又怎可為我,再如此破費。”

    見得趙公明再三阻攔,鎮元子只得笑道:“在那火云洞之時,我卻是聽說道友在那人界之上,新收了兩名弟子,這人參果對道友雖是用處不大,但你那弟子,想必修為還是差些,等你回去之時,便帶回兩枚,與他們嘗個新鮮。”

    鎮元子又開口詢問了一些那人界之上的瑣事,這才恍然記起,趙公明今(日rì)前來之事,連忙將手伸到趙公明面前,道:“拿來。”

    趙公明正自納悶之時,轉眼想起伏羲既然與鎮元子說起今(日rì)自己前來之事,定然也將這小開天之事告知于他,當下便將那陷仙劍取出,待得鎮元子接過之后,才苦笑道:“卻是讓道兄見笑了。”

    鎮元子呵呵一笑,右手握著劍柄,微微一側,那鋒利的劍刃便將左掌劃開,殷紅的鮮血,不過片刻,便將劍(身shēn)染紅,只聽得陷仙劍一聲歡鳴,黃光大作之后,比起先前又是凜冽了幾分。

    鎮元子隨意在手中舞弄了幾下,才交還與趙公明手中,道:“這寶劍雖好,卻與我(性xìng)(情qíng)不符;唯有在道友手中,才顯出絕世寶劍風采。”

    聽得鎮元子出言調笑,趙公明臉色更是尷尬,雖然心知鎮元子此言并無他意,但回想這些年來生之事,雖是誅仙四劍在手,但(性xìng)(情qíng)之上,仍是有些怯弱,不由得輕嘆一聲,沉默不語。

重要聲明:小說《趙公明》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百一十章 三光神水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 广西快乐双彩最牛网 江西时时彩bug 股票市场行情 体彩31选7开奖结果 广东好彩一预测分析 股票量价关系分析 850棋牌官网下载最新版 短程急速赛车 甘肃11任选五最大遗漏 捕鱼王怎么玩才能赢钱 qq游戏四川麻将 幸运赛车人工计划 广东26选5官网 选涨停股票公式 极速赛车规律图解 山西快乐十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