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費思量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清芒 書名:趙公明
    第一百二十一章費思量

    得那黑虎,前后變化竟是如此之大,趙公明不由得余,開始反思自己這些年來的一些過失之處。

    這些年來,他雖修為(日rì)增,但與人爭斗之時,除卻倚仗法寶之力,按部就班與人打斗之外,卻是對于其他方面,甚少考慮。

    思及當(日rì),在五莊觀中,那鎮元子揮手之間,便是天地變色,此等不借助任何法寶的威勢,自己自是也能用出,卻是因得思想局限,竟是從未想到。

    (身shēn)為先天風靈,為萬風之祖,平(日rì)里,卻除了遁術之外,從未用過。

    (身shēn)為紫微大帝,掌御世間萬雷,卻從立下天罰之后,便將此事拋至腦后。

    思及此處,趙公由得暗暗苦笑,暗道若不是自己失卻了誅仙劍陣,只怕直到如今,也不會記起自己的這些天生神通。

    見那黑虎獻過殷勤之后,新回到主人(身shēn)邊,趙公明才輕咳一聲,道:“不知仙子要見貧道,是否有何吩咐?”

    若是他人,趙明自是不會如此客氣,但適才聽這黑虎幾言,趙公明心中已是知曉,這莫言,只怕是與那逝去的太一兄長,有些故(情qíng),是以心底之間,竟是不覺之中,生出了幾分親近之意。

    那莫言自是猜不到趙公明心中何想法,臉色之上,除卻一直未曾退去的絲絲紅暈之外,倒也未曾改變。

    見得趙公明相問言輕笑道:“妾(身shēn)不過是一山野散修,怎敢吩咐帝君。只是前幾(日rì)間,我見得這山下玄蜂有些暴躁,外出查探之時巧見到帝君出手相救那些羽族,是以心中好奇,帝君(身shēn)為紫薇大帝,理應事務繁忙才是,卻不知所為何事,來到蒼梧之野這等窮鄉僻壤。”

    聽得此言趙公明不由得心中一動。暗道自己這幾(日rì)間。在這天山方圓行走了這羽族之外。竟是再未見過其他種族聚居于此地。暗道莫非是因得。這羽族(身shēn)上具有東皇太一地氣息。這莫言才會對其小心照看。

    只是趙公明所想何事言自是不知。見得趙公明臉色微變。尚以為是自己未曾講明。解釋道:“適才之時。見得帝君一路往南。是以妾(身shēn)擔心帝君初來乍到知這蒼梧之野地兇險之處。是以譴黑虎請帝君來這山中一番。”

    待得莫言說完。趙公明心中倒是一時有些猶豫。那金鰲島眾位師兄妹是與自己相交萬年。可知可信之人自己(身shēn)受天人五衰之事告知他們。也屬正常。

    但這莫言。即便是與東皇太一有些故(情qíng)。與自己卻是素昧平生。自己怎好將此等事(情qíng)告之。思及那延維所居之地。便在那蒼梧神山之中。只得輕笑道:“不瞞仙子。貧道正是(欲yù)往蒼梧神山一行。”

    那莫言聽了此話。眉頭輕皺。低頭沉思了片刻。才道:“帝君既是有備而來。妾(身shēn)自是不需多言。只是這路途之上。有幾處兇險之地。帝君還需小心謹慎。”

    說罷。莫言輕揉額頭。道:“這蒼梧之地外圍。雖說有些兇獸毒蟲。但以帝君之修為。自是無礙。但順著這天山。一路往南。過了榮水。便是一片方圓千里地死亡沼澤。這沼澤之中。火山密布。毒云籠罩。無數上古兇獸居住其中。便是我等這些長居于蒼梧之地地散修。也是輕易不敢入得其中。”

    聽得此言,趙公明不由得詫異道:“先前在羽族之時,我曾聽聞這天山南部,有一地名曰榮國,神秘莫測,怎仙子卻是未曾提及?”

    那莫言尚未回話,卻聽得那黑虎笑道:“莫不是那些不足一尺的小人兒所居之地不成?”

    見得那羽民對之極為忌憚的榮國,卻被這黑虎輕描淡寫一般說出,趙公明心中更是詫異,正(欲yù)開口相問,卻見得莫言白了那黑虎一眼,才輕笑道:“這榮國若是對于別人,自是神秘莫測,但對于帝君而言,卻是并無半分艱險。”

    莫言見得趙公明臉色之上,甚是惑,解釋道:“這榮國乃是因得這榮水而得名,本不過是一方圓百里的密林罷了。一些(身shēn)高不足一尺的菌人,便居住在這密林之中。井中之蛙,觀不得天,這榮國,便是這些菌人對這片密林的稱呼罷了。

    ”

    聽得此言,趙公明心中不僅惑未解,反而更是詫異,道:“既是如此,那仙子為何告誡那羽族之人,這榮國之內,兇險莫測,讓他們萬萬不可踏足?仙子一邊說著榮國,兇險莫測,一邊又說對貧道并無兇險,這般自相矛盾之言,卻讓貧道有些無所適從了。”

    就見得莫言捂嘴輕笑片刻,才纖手一揮,趙公明(身shēn)前玉盤之中的太陽果,便徑直飛入手中,莫言在手心摩挲片刻,才笑道:“這天下之物,有(陰yīn)有陽,有黑

    這太陽果,便是因吸收這赤水之中,至陽至剛之氣,長。而那榮水之畔的密林之中,卻是夾雜不少朱木。這朱木,因得吸收了榮水之中,至(陰yīn)至寒之氣,是以功效,與這太陽果截然相反。而那些菌人,雖是手無縛雞之力,卻擅制吹箭,便用這朱木樹枝作箭,用來自衛。”

    說道此處,莫言輕笑道:“那些前來蒼梧之野的外來散修,大多被天南火山之名所欺,以為這蒼梧之地,除卻毒蟲兇獸之外,便俱是火山密林,猝然遇到這至(陰yīn)至寒的朱木制成的小箭,自是驚慌失措一般。帝君想必已然現,這蒼梧之野之中,對于神識壓制極為嚴重,那菌人本就極為矮小,隱匿于草林之中,他們自是難以現。如此時(日rì)久了,這榮國的兇名,便也隨之漸漸傳開。”

    待得莫言解釋完畢,趙公明這才恍然大悟。若不是自己及早覺這神識在這蒼梧之地的壓制,只怕到得那榮國境內,遇到襲擊之時,也會手忙腳亂一番。

    說完這榮國之事,莫言又將其他一些兇險之地,一一說與趙公明知曉。

    待得莫言說完,趙公明心中卻是生出一絲異樣。他與這莫言素昧平生,但見著莫言所言所行,顯然極為用心,是以心中甚是感激。

    見得雙方素昧生,這莫言不僅邀自己來這天山一敘,更是對自己處處叮嚀,趙公明心中甚是感激,同時對于這莫言的來歷,也是越加的好奇,心中沉吟片刻之后,才問道:“請恕貧道冒昧,仙子與我非親非故,卻如此誠心待我,莫不是,與那太一兄長有何干系不成?”

    莫言顯然未曾料到,趙公會有此問,是以聽得此言,神色竟是有些慌亂,一雙眼神,片刻之間,也顯得極為迷離,呆立了半晌,才輕嘆了一聲,道:“都已是過去的事了,妾(身shēn)也差不多要忘記了。”

    見得趙公明色惑,莫言也知自己失態,將那太陽果托在掌心,猶豫了半晌,才輕聲問道:“當年帝君與他相交頗深,難不成,他便從未與帝君,提及這荒涼之地的故人不成?”

    話音雖是微弱,但語氣之中,卻帶一絲幽怨,便連一雙眼神,也如同掛著一波清水一般,望向趙公明。

    趙公明搖頭道:“當(日rì)之,我雖是常去探望幾位兄長,但平(日rì)里,只是談論些修道之術,卻是從未談及其他。”

    見得此話一出,那莫言的臉色,竟是霎變得慘白,趙公明不由得心中一動,想起當(日rì)巫妖大戰之后,太一將后事托付于自己之后,雙眼卻是直直望向南方,雙唇張了幾張,最終卻是未曾說出,定然是心中有些掛念。

    趙公由得心中暗自尋思,開天四靈之中,這紅色,本就是太一的象征。

    這莫言,不僅對那羽族照顧有加,還將這天山之上,遍地種成那紅色的靈果,若果然是為了太一,則用(情qíng)之深,可昭(日rì)月,當下連忙改口道:“只是太一兄長臨終之時,卻是眼望南方,面帶不舍,想必定然是對仙子,極為掛念。”

    趙公明此言,本只是出言安慰,卻不料那莫言聽了此話,竟是頃刻之間,臉頰泛起紅暈,喃喃道:“你說他真的臨死之時,尚還記得我?”

    說完這話,莫言又苦笑道:“帝君無須騙我,他若是還記得我,怎卻數萬年時光,都不來這天山看我一次。況且他眼中,只有黃圖霸業,只有天帝之位,只有無上圣位,又怎記得,我這個幫不上他一絲一毫的弱女子。”

    說到這里,莫言不由得放聲大笑,那笑聲之中,有著絲絲的不甘,有解脫,更有著絲絲的怨恨。

    趙公明突然之間,只覺得神識之中的扶桑木,竟是隨著莫言的笑聲,擺動不已,不由得大為震駭,只見得眨眼之間,那扶桑木,便從趙公明的神識之中遁出,泛著耀眼的紅光,矗立在這宮(殿diàn)之中。

    便在與此同時,一截紅色的枝條,從莫言的長袖之中飛出,圍繞那扶桑木,盤旋不止。

    如此一來,不僅趙公明有些不知所措,那莫言的笑聲,也是嘎然而止,呆呆的看著那依然紅光閃爍的扶桑木,眼神之中,盡是淚水,只有那黑虎趙公明主人,不知到底出了何事。

    以前總以為,最壟斷的國企,是電信

    現在,我知道我錯了。。

    。電力才是老大。

    沒有電,還有個毛的信。

重要聲明:小說《趙公明》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百二十一章 費思量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 宁夏11选五开奖结果走试图 云南十一选五近一百期开奖结果 北京快中彩质和走势图 36选7福利规则 股票数据都是什么意思 上海今天11选五开奖号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软件 安卓 急速赛车 分分pk10技巧图解 广东快乐10免费计划 意甲赛程表2019至2020 全民福州麻将怎么进去 快三稳赢小妙招 内蒙古11选5玩法介绍 南宁麻将胡牌图示 福彩快三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