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 風起 三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清芒 書名:趙公明
    看著孔宣那霎時之間。變得雪白的臉色,以及緊隨其后,無可奈何的顯示出來的真(身shēn),青鸞仙子幾人,不由得臉色大變。

    這五色神光對于別人來說,或許只是一件威力不錯的法寶,但對于孔宣而言,因得是他用那真(身shēn)孔雀的尾翎所祭煉,便可說得上是(性xìng)命交修之物。

    是以若是被他人搶去之后,并抹去其中的元神的話,不僅孔宣元神會因此而受到重創,便連修道的根基,也會因得真(身shēn)的殘缺,而就此毀去。

    故而在回過神來之后,那(身shēn)為姑姑的青鸞仙子,立刻便氣得滿臉通紅,手中寶劍也是顫巍巍指向準提道:“準提,你這般做法,難道真的要((逼bī)bī)我飛禽一族,與你佛門為敵么!”

    聽了這話,準提心中剛剛得到五色神光。以及未來或許可借助這寶物,五行合一,提升自己修為的那股喜悅頓時被沖淡了不少,開始認真思量起自己此舉,對自己整個佛門,尤其是不久之后,佛道之戰之時,到底會有什么樣的影響。

    這飛禽、走獸,以及鱗甲三族,自從當年三族大戰,勢力大損之后,各族的精銳,便紛紛選擇了離開洪荒大地,尋一隱秘清凈之所,調養生息,是以這些年來,雖說洪荒之上不少事(情qíng)之中,也有三族的(身shēn)影夾雜其中,但總體來說,這三族在這些無數的爭端之中,一直便保持著然世外的態度。

    如今的(情qíng)形,雖然說因得孔宣拜師于趙公明門下的緣故,這飛禽一族,或許會在(情qíng)感之上,在佛道爭鋒之時,偏向于道門,但若非((逼bī)bī)不得已。那天鳳也絕對不會拿著一族的(性xìng)命,來與這三界之中,唯一一個僅存的圣人來為難。

    是以準提此舉,可謂是直接把一個旁觀者,推到了與自己敵對的位置。并且這個旁觀者,非是一般的散修,而是自天地初開,便稱霸一方的霸主。

    只是未過多久,準提心中的這絲擔憂,便又是一掃而空。

    雖說這些年來,準提利用這西牛賀州境內攝來的那些散修,所施展的灌頂,讓自己的修為,又稍稍的提升了一些,但因得那最后一步,未曾完成,是以比之當(日rì),也不過是稍稍強上一些罷了。

    若以現在的(情qíng)形,即便是有混沌、窮奇和梼杌三人相助,自己佛法東傳,與道門爭鋒之時。準提也并無多大的把握,能壓過道門。

    但有了這五色神光之后,(情qíng)形又是大為不同。

    以準提的心思,這五色神光在那孔宣手中,頂多不過是一件威力大些的先天靈寶,但落在準提自己,將其完全煉化之后,若果然能將五行合一,自己的修為,定然大增。

    到那時,莫說是多了飛禽一族這么一個對頭,即便是那道門能聯合巫妖二族,鱗甲、走獸、飛禽三族,只要那太上老君不曾回復當(日rì)的修為,自己仍是絲毫不懼。

    是以只是稍一猶豫,準提的臉色,便又恢復了正常,對于青鸞仙子的問話,更是理也不理,七寶妙樹一揮,直接便幻化出一只金色的大手,向著因得傷勢過重,而昏厥在常曦懷中的妙善抓去。

    見得這等(情qíng)形,青鸞仙子幾人心中不由得更是惱火,但她才剛剛將孔宣救下,而鯤鵬、少昊以及三人,也早已是被混沌、窮奇和梼杌攔了下來,自是并無余力,h手此事。

    而那常曦。雖然當(日rì)里,修為也是不弱,但自從巫妖大戰至今,這數萬年的歲月之中,她一直昏迷,修為也因此不僅未曾有絲毫長進,反而退步了不少,是以雖然倉促之間,布出了一個護罩,護住自己和妙善,但看(情qíng)形,過不了多久,便會被那準提打破。

    就在這時,只聽得那天南火山之內,悠然響起一陣陣凄厲的鳥鳴,而那聲響之中,又以一聲鳳鳴最為清咧。

    緊隨其后,無數的遁光,以及翅膀拍打所出的聲音,續續、密密麻麻的從那天南火山之處響起,一道耀眼的紅光,也是猶如閃爍的星辰一般,劃過一道長長地弧線。從天南火山之中,直向眾人飛來。

    那紅光不僅度極快,勢頭更是驚人,里邊的(身shēn)影,眾人還未曾看清,但一股懾人的威勢,卻已是鋪天蓋地的壓來。

    青鸞仙子幾人還好,那混沌、窮奇幾人,卻是立刻臉色大變,因得幾人感受到那股氣勢之后,竟是震驚的現。自己三人,竟好似在這人面前,無有絲毫還手之力一般的脆弱不堪。

    這來人,自然便是那孔宣的母親,這飛禽一族的族長天鳳了。

    即便是從孔宣手中,搶得五色神光之后,準提便早已料到,天鳳會出手,只是饒是他早有準備,也是未曾料到,那天鳳此時所出的氣勢,竟好似絲毫不亞于自己一般。

    是以準提適才所幻化出來的佛手,不僅因得心中這一分神,消散在空中,對常曦造不成絲毫的威脅,便連他(身shēn)上的僧袍,也是因此而鼓((蕩dàng)dàng)起伏。

    那天鳳出現之初,便好似已然明白了此地生了何事一般,便連問也是不問一句,借助那下墜之勢,雙袖連揮,竟是直接卷起漫天的火云,向著準提以及他(身shēn)后,彌勒佛所帶來的萬千佛陀卷去。

    見得這等(情qíng)形,準提心中自然是大為驚慌。

    這天鳳,與那(身shēn)為火之祖巫的祝融,乃是如今的這三界,最擅控火之人,而兩人修行的,同是這三大真火之中的南明離火之術。

    這南明離火,既然與那太陽真火、三昧真火,同為這世間的三大真火,其威力,自然是不容小覷。

    即便是準提有十二品金蓮護體,能在這南明離火之下,保得無恙,但他手下的那些佛陀。若是被這火云卷中,說不得,便會因此而溶為飛灰。

    雖說除彌勒佛以外,對于其他佛陀的生死,準提并不十分在意,但在佛道未曾正式交手之前,準提自也不愿讓他們這般隕落,卻只剩下自己孤家寡人。

    是以略一猶豫,準提便將腳下的十二品金蓮祭出,護住眾佛陀,自己卻持了七寶妙樹,上前去戰天鳳。

    兩人的這一戰,對于準提來說,無論是比起和多寶幾人之戰,還是和孔宣幾人,猶如兒戲一般的打鬧,都要辛苦了許多,竟是因得,那天鳳的修為,竟好似還要比當(日rì)的趙公明,還要高上一些一般,即便是并未用出什么法寶,但僅憑那出神入化的控火之術,便已是與準提打了個不相上下。

    這等(情qíng)形,自然是讓準提心中有些難以接受。

    那趙公明,本就是開天風靈之(身shēn),在先天之上,比起尋常的修士,便有著極大地優勢,手中又有混沌鐘、十二品青蓮這等至寶,即便是神通大些,倒也說得過去。

    但這天鳳,雖說上古之時,也是威名赫赫,但在準提看來,她不過是仗著那飛禽一族,龐大的勢力罷了,本(身shēn)的修為,不過是與應龍、鎮元子幾人,不相上下而已。

    此時一交上手之后,準提這才現,自己的這一想法,實在是太過樂觀,那天鳳的真(身shēn),好似完全和那片火云合二為一了一般,不僅自己的七寶妙樹,刷在其上,對她造不成絲毫的傷害,反而自己還要處處留神,不讓那南明離火沾在(身shēn)上,掉了面皮。

    是以半盞茶的時間之內,準提即便是使盡了手段,也不過是與天鳳,打了個不相上下而已。

    只是因得眾人(身shēn)處之地,乃是在南海的干系,兩人這么不分勝負,天鳳雖然不急,準提心中卻是稍稍有些慌張。

    那飛禽一族,既然當年敢與走獸、鱗甲二族爭奪洪荒霸主之位,其勢力定然非同小可,若單單這么一個族長,修為便如此之高的話,那族中的高手會有多少,準提自己也是不敢妄自猜測。

    怕什么,也就來什么,就在準提心中還在暗自擔心,這飛禽一族之人,得到消息,趕來之時,那適才從天南火山之中,所出的漫天的鳥翅拍打聲音,已是越來越近,放眼過去,已是依稀能看見,無數只奇形怪狀、散著五顏六色光芒的靈禽,從南方飛快的趕來。

    眼見得那化作人形之后,仍是飛在最前方,離得也是最近的一群人中,單單斬卻兩尸修為的準圣,便有三四十人之多,再看看自己(身shēn)后,那些佛陀之中,除卻彌勒佛之外,竟然只有四五個與之修為相仿之人,準提心中自是更加的驚慌,心知以這些飛禽一族,擅長遁術的本能,若是被他們包圍上來,自己幾人雖然(性xìng)命無憂,但那些尋常的佛陀,只怕是難有絲毫的生機。

    是以略一猶豫,準提便輕聲與彌勒佛傳音了幾句,讓他趁著自己纏住天鳳之時,帶著眾位佛陀,在十二品金蓮的保護之下,趕緊退回靈山,自己卻與混沌三人,牢牢地纏住天鳳幾人。

    只是他這般打算,那天鳳幾人自是不會讓他稱心如意,幾乎是在彌勒佛眾人,剛剛架起遁光,準備離開之時,天鳳、少昊與,竟是齊齊的撇下自己的對手,施全力放出漫天的火云,那兩道太陽真火,與天鳳出的南明離火融合之后,那顏色之中,竟是隱隱泛著熾白,,而那鯤鵬,也是在悠然之間,現出遮云蔽(日rì)一般的鯤鵬真(身shēn),巨翅一揮,刮起一陣狂風,推動著那火云,加往眾佛陀(身shēn)上燒去。

重要聲明:小說《趙公明》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246 風起 三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 宝利配资 下载股票行情软件 广东好彩一走势图 德甲50+1 单机游戏麻将下载大全 江苏7位数中奖规则及奖金 网易快乐8 幸运28开奖结果有假吗 河南快赢481手机端 全民复利理财是真的吗 上海快3玩法规则 足球竞彩网 兜趣江西麻将安卓版 青海十一选五中奖查询 广西快3综合走势图 泳坛夺金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