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遼河

    遼河,乃是汾江水系支脈,位于雍州最靠近中原地區的代郡,與相州毗鄰,全長一百零三千米,終點流入浩瀚東海當中,也算是雍相兩州的邊界之處。

    自古至今,遼河多豪杰,走出一位又一位武功強大而又心懷天下的英雄人物,因此此地武風極盛,民風彪悍,縱然侍弄莊稼的農漢也會幾手粗淺拳法,也是北地有名的兵源之地。

    遼城,位于遼河以北,南城門口正對著浩浩長河奔涌不息的河水,城池不大,但人口稠密,往來商販不絕,城內的稀罕玩意也是層出不窮,吸引不少游人觀光玩樂。

    這(日rì),小小的遼城之內,迎來了兩個自古至今遼河都未出過的絕頂高手,男的剛毅魁梧,神采飛揚,女的姿容絕美,足令百花含羞。

    “我們來的還算早,距離初八還有三天的時間,不若趁此機會,好好逛一逛這里,一直呆在神捕門修行也太過無趣了些,游覽湖光山色也不失為一件美事。”

    迎著遼城之內主城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項央握著寧珂的手,頗為心動道。

    今(日rì)的他打扮格外用心,如瀑的黑色長發被云紋狀青冠固定,冠上還插了一根玉簪,黑色的錦衣豎直高領,顯型又倍加舒適,腰間還象征(性xìng)的掛了一小袋香囊,是寧珂親手繡制,整個人比起以往的強勢,霸烈,更多了幾分華貴之氣。

    當然,這樣的手筆項央一個土包子是打扮不出來的,大半還是寧珂的手筆,畢竟是世家大族出(身shēn),眼光還是有的。

    這遼城城池不大,道路也不顯寬闊,但內中之人各個臉上洋溢著發自內心的笑容。

    街道上挎著菜籃子的婦人三三兩兩,七嘴八舌的議論著家長里短,酒鋪內牛皮吹破天的大漢引起陣陣嘲笑,卻仍不承認,反而變本加厲。

    路邊擺攤的,賣著各色物件,不如何貴重,卻以稀罕為主,賣藝的,雖不通內功之法,卻也有幾分橫練修為,最有意思的是雜耍的,以凡人的(身shēn)軀,保持著超高水準的靈活與穩定(性xìng),做出普通人看來種種不可思議之舉,連項央也看得津津有味。

    而且每一處類似的地方,都圍著形色各異,(身shēn)份不同的人,有滿鬢斑白的老人,也有垂髫童趣的稚子,很(熱rè)鬧,而且充斥著生活氣息,讓人不知不覺間就沉湎進去。

    項央知道,這樣的生活,是柴米油鹽,是生活瑣事,是真正意義上普通百姓的生活,也是上一輩子他一直追求的安穩平靜的人生。

    然而,這樣的生活,卻是他這樣的武者,很少能夠體會得到的,因為他們大多數時間都在追逐武道更高一層的修為上,始終進取,永不滿足。

    比如他,很多時候,都是陷(身shēn)于各色的(陰yīn)謀與廝殺當中,當抽離之后,又要閉關以突破,基本上已經與普通人的生活背道而馳,享受不到那種安靜與平和的生活狀態。

    這兩種生活,一種波瀾起伏,刺激無比,一種平淡如水,卻又充斥著淡淡的溫馨,說不上高下,只看個人選擇。

    有的人選擇了前一種生活,便如項央,他要的,是勇攀武道高峰,一次次的超越,一次次的突破,那會給他帶來極大的成就感,滿足感以及安全感。

    為此,舍棄這種溫馨平淡的生活,也就不足為奇了。

    有的人選擇了后一種生活,比如所謂退出江湖,或者退出武林,隱居于鄉野的高人,就是這一種,他們厭倦了無休止的廝殺與爭斗,更討厭人心算計與蠅營狗茍,希冀活的更簡單,更快樂一些,而且這一類人絕不在少數。

    項央雖然喜歡前一種生活,卻也并不排斥偶爾的調劑,因此寧愿在臨戰前拋下即將與龍王決戰的緊迫之感,與寧珂攜手游玩,這也算是一種另類的放松吧。

    “咦,你還有心思和我游玩?雖然你的武功已經很高了,但你的對手可是龍王耶,我小時候在相州也聽過他的名聲,簡直比我舅舅還要更厲害數分。

    我看你還是再謹慎一點比較好。”

    寧珂偏頭看了眼項央,只見(愛ài)郎在自己的打扮下,風姿更顯絕倫,嘴角翹起,洋洋自得。

    眼神中原本流露出意動之色,不過仔細一想,搖搖頭就想拒絕。

    水無痕乃是經年名宿,名聲不止于雍州,在寧珂少時也曾多次聽聞其光榮戰績與煊赫事跡,難免更看重幾分。

    尤其想到她自己剛剛證道便破開(肉ròu)(身shēn)神藏,水無痕作為武功潛力更超過她不知多少的強者,豈會沒有任何把握就像項央邀戰?

    龍王只是不想被他人的恩德所束縛,想要沒有任何心理負擔和顧忌的追尋自己的目標,但他并不是想死,不會明知是死,還沒有任何準備。

    所以寧珂不愿意項央大戰之前為這種無所謂的小事所分心,最終遭受危險。

    “阿珂,你多慮了,我不是看輕龍王,更不是自視甚高,只是以一種較為平和的心態來看待與龍王的一戰。

    比起你,我更加了解他,也更加知道他的可怕與強大之處,可以說,給他時間,這世上沒任何一個人能說穩贏他,劍神也未必可以。

    不過他欠缺的恰恰就是時間,這不是我((逼bī)bī)得他,而是魔門,是他自己。

    所以這一戰,如果不是我意圖以他做磨刀石,結果根本一早已經注定,除非他破三關,直接登頂天下第一的寶座。

    還有游覽湖光山色,品味當地美食小吃,也是很重要的,這能在大戰之前,很好的調整我的狀態,讓我以最飽滿,最強盛的精神去迎戰龍王。

    阿珂,你總不會拒絕我吧?”

    項央搖搖頭,用一種聽不出是自信還是玩笑的話說道,最后一句則轉為可憐巴巴的樣子,讓小女人寧珂看得怦然心動,抓著項央的手就是狠狠一捏。

    作為神捕天刀,天下有數頂尖,旁人何曾能看到這樣的項央?也就是她寧珂,才有這樣的能耐。

    心中歡喜,外加也很想與項央享受二人世界,寧珂螓首輕點,答應下來。

    項央大喜,先是帶著寧珂在遼城之內找了戶單門獨院的民居租住下來,然后興致勃勃的在遼城之內游覽起來。

    只是沒想到,沒走多遠,就聽到一個令他倍感熟悉又親切的名字,以及得知那人最近并不好受的境遇。

重要聲明:小說《武俠之神級捕快》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遼河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