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照橋心直到走出很遠才敢解除變(身shēn)。光芒一閃,華麗的小裙子瞬間變回了自己的衣服。t恤上的血液尚未凝固,甚至帶著點溫(熱rè),就好像那利刃才推進(胸xiōng)口,哀嚎剛剛沖出喉嚨。

    他摸了摸破碎的布料邊緣,手指輕輕的碰觸其下暴露出來的皮膚。溫暖的體溫沾染他發冷的指尖,他后知后覺的感到恐懼。差一點,差一點就死在那兒了。

    力氣突然被抽干,腿也有些發軟,照橋心踉蹌兩步,靠著墻跌坐在地上。

    粉鉆看著這一幕,嘖嘖兩聲“原來你也會害怕啊,看你剛才揍人的激(情qíng)樣,我還以為你很厲害呢。”

    “我就是個普通人。”照橋心說,“能厲害到哪去。”

    “普通人。”咀嚼著這兩個字,粉鉆哼笑一聲,“你可真是太普通了。”

    照橋心懶得理會這家伙的諷刺,他現在差不多已經摸清這((逼bī)bī)的(性xìng)格了。長一副萌噠噠的樣,心卻壞得很,說話難聽不說,還時不時想勾引出你的黑暗面。

    他坐墻角發了一會呆,就扶著墻站了起來,慢慢的走回賓館。

    粉鉆蝴蝶一樣繞著他不停地飛,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沒什么目的,就是單純的覺得好玩。

    照橋心也不覺得煩,不如說他反而因此覺得安心。這樣的活潑讓他強烈的感受到生命的存在,讓他大腦里緊繃的神經微微放松。

    走到賓館門口,他推門進去,一眼就看到前臺趴著睡著了的大叔。(挺tǐng)好,省的他看見自己這血淋淋的一(身shēn)再給攆出去。

    沒有驚動任何人,他悄悄的上了樓,拿著鑰匙打開房門,照橋心終于回到了可以休息的地方。

    他站著脫下了所有的衣服,只剩條灰色的平角內褲。不得不說變(身shēn)真是牛((逼bī)bī),不僅治愈了他的傷口,還讓他渾(身shēn)干凈的像搓了兩個小時的澡,現在他(身shēn)上只有一點結束變(身shēn)后粘上的臟污。

    照橋心撿起地上的褲子,用還算干凈的褲腳隨意的擦了擦自己(身shēn)上埋汰的地方,就撲通一聲倒在(床chuáng)上。

    陷在白色被褥中的少年深深吸氣,沉沉吐出。

    “明天做什么”粉鉆問。

    “明天”照橋心閉著眼睛,聲音越來越低,“賣藝去。”

    粉鉆歪頭一看,發現少年呼吸平緩,已經睡著了。

    燈都還沒關呢。

    粉鉆飄起來,輕輕的撞了下開關,屋子瞬間被漆黑籠罩。它飄回(床chuáng)邊,用鼻子抓住被角,艱難的想把被從照橋心(身shēn)底下抽出來給他蓋上,但是它實在太小,壓在被上的照橋心怎么說也有一百多斤,粉色的小象用力的耳朵都撲棱了,但最后也就只拽動了不到五厘米。

    粉鉆扯扯嘴角,不高興了,把被角使勁一甩,氣哼哼的趴到了枕頭上。

    照橋心“我醒了。”

    本來他剛睡著,結果被粉鉆這么大動靜給弄醒了。

    粉鉆沒好氣的“那真是對不起哈”

    “傲(嬌jiāo)不是你的人設,請控制自己。”照橋心語氣沉重。

    他把被子一掀鉆了進去,完成粉鉆怎么都做不到的事(情qíng)只用了不到兩秒。燈熄了,粉鉆看不見照橋心的表(情qíng),只能感受到他的手指輕柔的撫過自己的頭頂。

    “晚安。”他說,“以后請繼續賢惠下去。”

    粉鉆沒有應聲。它趴在照橋心的耳邊,聽著少年平緩的呼吸聲,萬千思緒融進這夜色,與入睡的少年一起,趕赴那黑甜的夢鄉。

    “太宰君,我聽說你把芥川君的腰弄壞了啊。”

    森鷗外雙手托著下巴,似笑非笑。

    太宰治一臉冷漠“首領,請不要說這樣有歧義的話,謝謝。”再說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嗎你個戀x癖變態老男人

    森鷗外攤手“好吧,太宰君。前兩天吩咐你的事(情qíng)有眉目了嗎”

    太宰治沉默片刻,緩緩搖頭。

    森鷗外這下真的驚訝了,以太宰君的本事,查到現在居然還全無進展,難不成真是那幫人集體犯病

    “問題應該就出在芥川君的(身shēn)上,他那幾天都吃了什么東西,去了哪,見了誰”

    “沒有任何異常,一切都跟平常一樣。”太宰治回答,“表面上,根本找不到任何原因。”

    “看來這件事真的很棘手”

    “不過,也不能說是全無進展。”太宰治說著,微微一笑。

    五月三(日rì),芥川產生異變,他投河自盡,照橋心來到橫濱。

    這一天也太跌宕起伏了。

    “哦”森鷗外一副非常感興趣的樣子,“是什么呢”

    “我大概下周就能起草一份完整的事件報告了。”太宰治語氣低柔,“首領還請耐心一點。”

    “我對太宰君一向很有耐心。”殺人如麻的首領笑容和藹,“太宰君也不會讓我失望的,不是嗎”

    “那是當然。”

    滿(身shēn)繃帶的青年彎出一個笑來,看上去就是那種最聽話的下屬,忠心到愚蠢,沒有半點自我。

    森鷗外瞧著,心里暗暗發笑。

    太假了,太宰君。

    某年某月某(日rì),某街,某章魚丸子車旁,某少年(身shēn)著魔法少女小裙子,手握一立牌,上書幾個大字

    魔法少女握手見面會。

    “握一次手一百(日rì)元。”照橋心吆喝著,“是最純正的魔法少女,一千(日rì)元還可體驗飛翔的感覺價格公道又合理,過了這村兒沒這店兒了嘿”

    “所以,你為什么要做這種事”粉鉆語氣幽幽。

    現在已經是第二天,照橋心這天起了個大早,準備踐行他昨晚靈光一現的賺錢大計。

    粉鉆是看著照橋心準備的,它開始根本沒想太多,結果就眼睜睜的看著事(情qíng)的走向越來越難以形容。終于,在照橋心開張之際,它忍不住心中澎湃的疑惑,大膽發問了

    照橋心奇怪的看了一眼“為了掙錢啊,你以為你吃的冰激凌都是大風刮來的”

    “我不是好吧,我以為你(挺tǐng)抗拒穿女裝的”粉鉆真心覺得它越來越看不懂照橋心了。

    照橋心擺擺手“吃飽了才有資本抗拒,明天的房費眼看就付不起了,我可不想再去睡金拱門。”

    粉鉆被說服了。

    照橋心繼續吆喝“瞧一瞧看一看嘞,最純正的魔法少女,你值得擁有”

    一個男人路過,聽到這大言不慚的吆喝聲,不屑一笑“你以為我聽不出來你是個男的還最純正的魔法少女可笑。”

    照橋心面無表(情qíng)“先生是要選擇一千(日rì)元的飛翔(套tào)餐嗎,可以先免費體驗五秒鐘哦。”

    “哈”男人滿臉詫異,“你說什啊”

    整條街的人于是都抬起頭來,看著這個滿臉滄桑的男人,此時哭的像個孩子。

    “我恐高啊嗚嗚嗚嗚嗚”

重要聲明:小說《哦呼!照橋心的災難[綜]》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26章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 中金论坛八码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每天自己赚美元的网 腾讯分分彩技巧栈泛云dx速12捷 快乐扑克开奖直播 浙江手机版11选5走势图 北京快速赛车怎么玩 11选5稳中极限算法 初中生打字兼职一单一结 广东11选5中奖查询规则 开个电影网站赚钱吗 体彩浙江6+1开奖结果20038期 特马用什么公式算 北京快8开奖记录 教你网络捕鱼怎样破解 安徽东至猫配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