禿頭披風俠 第27章

    “先生,我理解您的質疑。”照橋心表(情qíng)誠懇,“但是魔法少女為什么就不能是男孩子呢,也許在您不知道的地方,這種設定比傳統的魔法少女還火呢。”

    “我知道了,我真的知道了能放我下來不”男人痛哭流涕。

    照橋心打了個響指,“放他下來吧,粉鉆。”

    一秒,兩秒,三秒一分鐘過去了,男人還在天上飄著,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照橋心試探(性xìng)呼喚“粉鉆”

    粉鉆呵呵一聲“以后別打響指,耍什么帥呢不伺候你。”

    “”好,很好,非常好。

    此時這里已經聚了很多看(熱rè)鬧的人,大家對這里發生的事指指點點,一會兒把目光投向飄在天上眼淚汪汪的男人,一會兒把目光投向照橋心這個女裝大佬,臉上的表(情qíng)要么猶豫,要么躍躍(欲yù)試。

    過了好一會兒,粉鉆才大發慈悲的結束了這一千塊錢的(套tào)餐,準備放那個男人自由。

    那個男人現在飄的都適應了,甚至開始嘗試體會一下漂浮的奇妙,結果他正安穩的飄著呢,突然就被重力撕扯著下墜。風刮過耳側,急促的恍若刀割,他一聲驚叫,緊緊的閉上了眼睛,以為自己下一刻就要血濺當場。

    然而那讓人不適的墜落感卻突然一頓,他感到肩膀與腿彎被人牢牢的接住。來人抱著他輕輕落地,一場可能的命案就這樣消弭于無形中。心中尚且殘存著恐懼與迷惑,男人恍惚的睜開雙眼,就看到陽光下,少年那帶著點無奈的笑容。

    那實在是,非常,非常好看的笑容。

    男人的臉蛋默默的燒紅了。

    “先生,別忘了付錢哦。”照橋心說,“還有你能下來了嗎”

    “”被公主抱的男人趕緊從照橋心的懷里跳下來,“那個那個”他話都說不利索了,之前剛被拋上天空時驚出的淚痕還在他臉上縱橫,頭發也亂蓬蓬的。明明整個人已經無比狼狽,他卻仿佛完全沒有心思去理會這些,只是一臉(嬌jiāo)羞的看著照橋心,眼神躲閃。

    良久,他才下定決心似的大喊出聲“我,我我能再來一次嗎”

    照橋心滿臉驚喜“當然可以”

    真是想不到這么快就有第一筆進項了啊照橋心瞬間干勁滿滿。

    這回粉鉆倒是配合多了,可能也明白了這件事的順利與否決定著它以后還能不能吃到冰激凌。

    照橋心的定價是一千(日rì)元十分鐘,十分鐘一過,他又一個公主抱給人接了下來。

    他臉上帶著職業微笑“先生,這次感覺如何呢”

    “非常好”男人滿臉通紅的賴在他懷里,像是腿軟到只能讓人扶著一樣,“我我我還想再來一回。”

    照橋心還沒什么反應呢,旁邊的圍觀群眾突然出聲了“為什么還是他,我也要”

    “我也我也要飛”

    “那位小哥,既然都體驗過兩回了就把這機會讓給別人吧。”

    一時間,人們都爭相跑到照橋心這里排隊,連緊挨著的章魚小丸子攤攤主都默默的擠過來了。

    男人不敢犯眾怒,只能悲傷的放棄再來一次公主抱的機會,默默的蹲角落里偷偷的瞧著照橋心。

    目前點飛翔(套tào)餐的人最多,買握手的幾乎沒有。照橋心數著錢,臉都要笑歪了,從未想過賺錢竟會如此容易,只感覺自己明天就要開公司上市走上人生巔峰。

    正當他的生意開展的紅紅火火,一個熟悉的咆哮聲突然響起。

    “照橋心”

    照橋心應聲看去,就發現一(身shēn)黑色風衣的芥川龍之介直直的朝他沖了過來,(身shēn)后的羅生門張牙舞爪。

    “還有完沒完了。”照橋心無語了,這一天都過去了,他還以為這事已經結束了呢。

    不過這家伙傷好的(挺tǐng)快啊,昨天還站都站不起來,今天居然就活蹦亂跳的了。

    芥川龍之介一路上波及了不少小攤,引來眾多瞪視。那些瞪視片刻后又盡數轉換成癡迷,“哦呼”聲一連串的響起。本來散亂的街頭頓時像有了焦點一樣,所有人都若有若無的往這里窺視。而芥川龍之介本人毫無所覺,或者說是刻意忽視,只專注的死盯照橋心的每個動作。

    然后他就看到照橋心一點迎戰或者躲避的樣子都沒有,就坦坦((蕩dàng)dàng)((蕩dàng)dàng)的站在那數錢,時不時還維護一下現場秩序,呵斥呵斥插隊的人。

    芥川“”

    他頓時感到十分恥辱,從沒有人敢這樣無視他

    “照橋心我要殺了你”芥川龍之介咆哮道。

    照橋心不耐煩的沖他揮了揮手,“知道了知道了,下次再說,忙呢。”

    芥川“”

    被這樣的對待后,芥川龍之介反而冷靜了下來,他并非無腦之人,自然能判斷出此刻的照橋心是真的沒有時間和他交手,而且在這樣的鬧市搞出什么大動靜也容易引起異能特務科的注意,還是低調為上。

    芥川龍之介終于意識到自己沖動了,剛才他可是開著羅生門沖過來的,現在

    他回頭默默的看著被自己撞的東倒西歪的小攤。估計已經有人報警了吧,他得趕緊離開這里。

    “照橋心。”芥川龍之介沉聲說道,“這次就先這樣了,等下次”

    照橋心翻了個白眼“別墨跡了,快走吧,我聽到警車的聲了哦。”

    芥川龍之介于是恨恨的離開了。

    發現他走了,照橋心悄悄的松了一口氣。昨天被捅了個透心涼的感覺還是給他留了點(陰yīn)影,雖然最后狠狠的“報答”回去了,但能避免交手才是最好不過的。

    而且,他留在這個世界的時間估計也沒多久了,麻煩還是少惹為好。

    粉鉆冷不丁出聲“是他”

    照橋心點點頭,“沒錯。”

    “看他對你這印象深刻的樣子,估計你回去的時間還能更短。”粉鉆說,“攜帶你碎片的人越強烈的認識到你的存在,光環回來的就越快。”

    照橋心無所謂的聳聳肩,反正光環回來也還是要讓粉鉆抽走,在他心里這東西已經不屬于自己了。雖然這光環是伴隨著他出生的器官一樣的存在,而且還是直接造成了他十六年“非正常”生活的罪魁禍首。

    可能是過了將近一個月的正常生活,現在他回首往事,竟然感覺十分遙遠,尚且清晰的也都不是什么愉快的記憶。讓他對回去這事甚至有了點隱隱的抗拒。

    能茍一天是一天。照橋心想,就當給自己放假了。

    他把思緒重新放到自己目前的“事業”上,結果發現剛剛都興致勃勃排隊等飛的家伙,此時竟都小聲的討論著什么,看起來心思已經完全不在這上了。

    照橋心悄悄走進了些,就聽到這些人討論的內容是

    “我的天啊,剛才那個穿風衣的少年是誰,太美了吧”

    “哦呼連黑白嫁接的殺馬特發型都如此帥氣”

    “啊我想跪下((舔tiǎn)tiǎn)他的鞋子。”

    照橋心

    他默默走遠了些。

    要么,還是先回去吧,哈哈,哈哈。

重要聲明:小說《哦呼!照橋心的災難[綜]》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禿頭披風俠 第27章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