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2 兄妹之間的討論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核動力戰列艦 書名:歸向
    宇宙歷834年八月十五(日rì),水之星近地軌道上的高空,年二十四歲的年輕指揮官白覓海將星表軍事指揮權移交給同僚后,在航空戰機的護送下,抵達太空。

    絕宕要塞的星港,經過一系列復雜的太空導引,進入了一艘高檔運輸艦。

    這位指揮官卸下了自己那蒸汽歷風格的騎士盔甲,這(套tào)盔甲上的發光體瞬間從其中剝離,變成金屬片貼在他手臂上這是高能納米工具加持的當地貴族穿著。

    白覓海在水之星免不了和本地貴族還有皇室打交道,必須要維持表面上的尊重,當然還有自(身shēn)安全。

    宇宙歷第一次統合戰爭后,聯邦吸取了教訓,在殖民統治的時候,一方面加強了駐外星指揮官和母星的聯系與來往,防止己方指揮官本土化,另一方面則是開始拉攏這些星球上的統治者,利用當地文化的等級秩序維持統治。

    至于其他方面,土之星在文化上依舊是濃濃的傲慢。

    這從土之星依舊(允yǔn)許通婚就能看出,這實在是自信得無以復加了。

    現在水之星和風之星上的貴族,追溯血統,有一半能追溯到土之星的貴族家族(身shēn)上,并且這些貴族和土之星一樣,都是接受了定體術以及自(身shēn)家族血脈的發育數據積累的風格。

    在上次統合戰爭中遭遇本土化的指揮官背叛后,聯邦為什么依舊(允yǔn)許通婚呢?

    因為第一次統合戰爭后,聯邦的高層將那次分裂定(性xìng)為文化分裂,并非定義為種族分裂。是的,直接認為是自己一方沒處理好自己的文化問題,其他三顆星球本土貴族壓根就沒被視作正兒八經的敵人。

    這么說吧!

    當一個大族群在主導融合的過程時,是不會制造種族議題的,反而是鼓勵通婚。

    通常都是小族群為了維持自(身shēn)的特(性xìng),在通婚上制造障礙。(嗯,慈禧在光緒二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rì)才確定滿漢通婚,此前嘛!)

    土之星的上層和其他三個星球的上層完全不是一個概念的。

    土之星上擁有完整發育數據的族群足足達到數百萬人。而水之星上世代積累發育數據的貴族一萬人不到!

    并且由于土之星思想開明多了,女(性xìng)是不會加入這些落后星球的,所以在這種通婚中,還都是土之星的男(性xìng)指揮官與當地女貴族的結合為主!(艦隊派:艦炮守星疆,天騎不和親!)

    從未有土之星女(性xìng)愿意遠嫁這些王侯,用當代土之星天之驕女的話來說:那種不追求自我能力獨立,與伴侶平等相守,卻期待成為王妃,在后院和其他雌(性xìng)爭寵,這是犯((賤jiàn)jiàn)!

    土之星已經是上千年執行一夫一妻制了!如果不能一夫一妻制,根本進入不了現代工業社會。工業社會要求的是穩定,大量男(性xìng)沒有女(性xìng)以及孩子鎖住,會發生可怕的社會動((蕩dàng)dàng),工業時代戰爭代價太大了,可不會像農業時代那樣每隔幾年就能用戰爭解決掉一批男(性xìng)。

    在這樣的文化下,

    聯邦中,雖然是控制者在追逐天騎士,但是一旦結合也一定是要一始而終!否則的話,寧愿孤單一輩子,也不會人格受辱成為附屬品不少控制者就這么單著。(這同樣也是均摘星的父親從不見均摘星的原因。這位世家驕子年少撩妹爽,結婚后,就怕外面有孩子找上門叫爸爸!)

    習慣了平等后,是絕對接受不了落后的。當然習慣了落后,有時候不知道如何平等。

    ……

    由于聯邦的強勢,三顆星球的本土勢力在和聯邦打交道的時候屈服了聯邦的文化習慣,但是僅僅是屈服,距離“正確理解”還很遠很遠。

    白覓海和白覓云就是這種通婚下的產物。

    至于他倆的媽!也是個人物。

    三十年前,水之星親聯邦一方的永恒之藍帝國,出現了皇權更替,傾向于反抗派的王子取得了多地軍事優勢,白久漾奉命干涉水之星。

    這位英雄位指揮官只用了二十七天,就將當地抵抗派在地表的一切大型生產系統全部摧毀,穩定了永恒之藍政權,卻和該帝國的公主一見鐘(情qíng)(那時的白久漾就是個純(情qíng)的初哥,被那公主瞄準機會直接動用手段,俘獲其心)。

    當然任務結束后,白久漾讓這位公主和自己返回聯邦,但是那位公主卻決定要控制帝國,并且要求白久漾留下。

    到這,白久漾已經明白這位公主的野心,自然不可能繼續順著她的安排走下去,結果就分了,當然兩個孩子要隨著白久漾走。聯邦默許通婚,但是,所有通婚的孩子,必須要返回土之星成長,絕對不(允yǔn)許接觸當地本土文化。這兄妹兩個是標準的土之星人,從小到大都和土之星的小伙伴們玩大的。

    返回土之星后,白久漾也沒有和聯邦的其他女(性xìng)結合,更是對孩子隱瞞了他們倆分手的原因,還經常和那位女皇保持通話,并且每隔三年帶著兩個孩子去見一次。

    但是對于(日rì)益成熟的白覓海和白覓云來說,這些事(情qíng)遲早會感覺出來的。

    這兩孩子成年后獨自去水之星探了一次親,沒有父親的遮蔽和隔絕,已經有了成熟世界觀的他們,和母親的世界來了一次全方位接觸,然后就是思維上的碰撞了。

    白覓云是直接的表現出明確地厭惡,那些堂兄、表哥試圖對自己獻花,妄圖用花言巧語,以及一些小手段來捕獲自己,簡直可笑。

    此外,她對母親難以相處,因為她敏銳的感覺到自己母親的笑容太過程式化,心機太重和自己的父親完全不是一類人。

    此后,就再也沒有返回過水之星。至于白覓海這邊表現的要比妹妹溫和一點,但是對這個星球依舊是冷漠的。

    在宇宙歷825年,直接鎮壓了私自勾連圣獸的公爵。面對他母親的求(情qíng),他自己可能都沒有意識到,自己無意間在種族文化上展現出了多么傲慢的態度!

    ……

    絕宕要塞中,東側的一艘運輸艦上。

    在仿生女***機器人的帶領下,白覓海來到了信息通訊館。見到了自己妹妹(身shēn)著艦長服那帥氣的背影(投影)。

    感覺到哥哥到場后,

    白覓云跨步轉(身shēn),昂起頭,(嬌jiāo)蠻問:“老哥,尚能飯否?”

    白覓海愣了,看了一下通訊訊號延遲只有零點五秒后,露出了喜悅的笑容:“阿云,這次是你來了?”

    白覓云抬起閃著藍光線條的機械手(套tào)敬禮(傲(嬌jiāo))道:“是的,白覓海指揮官,艦隊已經抵達!”

    話音剛落,在白覓海左邊界面上,浮現出太空艦隊的陣勢。

    這只環繞水之星的聯邦艦隊,由二十艘戰列艦,八十七艘巡洋艦構成。在艦隊內,編號為4734號的巡洋艦被標藍標藍的就是白覓云的巡洋艦。

    白覓海看了看這個艦隊抵達的(日rì)期后,抱怨道:“你來了,為什么不和我進行地面聯系?”

    白覓云投影中露出鄙夷的神色:“為什么和地面聯系?那些土包子,我一句廢話都不想說。哦(譏諷到),倒是我的哥哥喲,你在下面待的怎么樣?我聽說母上大人,一直是想讓你繼承王位的。”

    白覓海捂著肚子充滿荒誕感的笑了笑,表示這個笑話很好笑。

    先進時代的上層是踩著落后時代的上層上位的,所以天生對落后時代高度鄙夷,當代的上層對資本體系都是鄙夷的,更何況是水之星那種更落后的封建統治模式。

    白覓海說道:“好了,母親大人,(身shēn)體很健康的,還用不著找太子。”

    白覓云抱(胸xiōng)道:“(身shēn)體健康?嗯,半神之路正在走,差不多快元素化了吧!”

    水之星的貴族終點是任由大腦元素化成為半神,而土之星上的至高職業者在末期會躺在冬眠倉內遏制大腦最后的元素化,將自己寶貴的感(性xìng),用來陪伴后人。

    對兩兄妹來說,母親大腦元素化感(性xìng)消失后,就是最后的塑像了,而父親百年后進入冬眠倉,維持著大腦最后碳基部分,卻依舊是自己的父親。

    兩人結束了這個話題,轉為正題。

    白覓海:“對了,現在磁云星上有一個十四歲的孩子,叫做均摘星,你聽說過沒?”

    白覓云裝作沒從父親那接收電話,想了一下,點了點頭用興致勃勃地語氣說道:“聽說過,磁云星上的天才少年,電鏈蟲生態系統的締造者。下一屆大制造師評選中最有利的人!咋地,你突然對科技界感興趣了。”

    白覓海瞅了瞅白覓云,他總有種感覺,面前這歪著頭賣萌的丫頭在和自己裝蒜。

    白覓海點開了七十組界面,每個界面上分別是均摘星設計的電鏈蟲物種,以及這些電鏈蟲在氫氣大氣中,對那些水母狀態,電鰩魚形態的舊霸主的獵殺畫面。

    白覓云眨巴著眼睛看著這些,卻繼續對哥哥使用笑臉。

    白覓海拳頭放在嘴邊,咳嗽了幾聲道:“自古以來,戰職者把握世界,但是改變世界的是大制造師!而最頂級的天才則是兩者都有涉足!”

    說到這,他用指點的姿態對妹妹說道:“磁云星的電鏈蟲在未來可能會發展成一種很有前景的資源開采模式,這種模式也極有可能在土之星表面應用,你作為控制者不關心軍事科技,又不關心自己的婚姻大事,你。”

    白覓云握拳咬牙道:“好了,好了,停,打住,那個均摘星我認識!”

    白覓海隨手把機器人送來的懸磁浮椅子召過來,悠哉坐下,翹起腿:“嗯,你怎么認識的?哦,我的妹妹,那個是十四歲,跟你年齡不配啊,當然如果你真的喜歡,我可以把他捉過來,看到成年,然后給你制造機會。”

    這時候人工智能系統對白覓海提出警告:“長官,4734號巡洋艦,側面副炮的火控激光正在照(射shè)你所在的太空艙。”

    旁白:僅僅是火控雷達照(射shè),這里是非戰區域,人工智能鎖死實彈發(射shè)的能源槽,白覓云若是要把程序調節手控,程序復雜需要半個小時時間。

    只是這雷達照(射shè),很能反映這位控制者不悅的(情qíng)緒。

    白覓海用半開玩笑的口氣討饒說道:“我說錯了,開個玩笑,玩笑了。”

    白覓云依舊掛著一副“不原諒你”的表(情qíng)冷冷說道:“兩年前,老爹在主星上認識了均摘星。根據老爹的話來說,這是他隨便收的學生,不過據我看來,八成是我爹看上眼了。這事都怪你,誰叫你不給他領一個孫子!現在他看到長得可(愛ài)同時又有才能的年輕孩子,心里就發癢!”

    白覓云將均摘星一年內在天體塔學院干的事(情qíng),發送給白覓海。

    白覓海一邊看著資料一邊吸氣感嘆道:“直接走思維容器道路,加快思維速度,難怪能夠在磁云星上,一年內就掀起了物種變革。咦?!法脈非正常化,依舊在指揮官上表現這么好的悟(性xìng)。未來,真的是要按照這標準,我怎么給老爹上交孫子!”

    他啪的一聲關閉資料,搖頭說道:“那個,你和老爹說一下,任務難度太大,我不回去了。”

    咚,白覓云的拳頭錘在了桌面上,質問道:“都老大不小了,別找借口繼續賴在水之星上!”

    白覓海苦笑求饒道:“好了,好了,我去,我去,看來爹,也在你這做工作了。不過”

    說到這,白覓海又打開了界面,語氣嚴肅且有些擔憂道。說道:“妹,你不覺得這有些強人所難嗎,均摘星明明是在大制造師發展的更好,我們這,嗯,磁云星上的那些大制造師們現在可能不歡迎我們去攪局吧。”

    白覓云轉過(身shēn)看著面前(一米高)的磁云星模型,緩緩說道:“一個科研項目動輒要幾十年的,這個師弟,父親還是有幾分感覺的,不應該陷下去!”

    白覓云抬起頭對哥哥到:“他應該再生一次!讓其用四十年的時間,感覺自己將一件事(情qíng)做完美了。那么就太可惜了。”

    “再生。”白覓海喃喃的念叨,然后點了點頭。

    ……

    再生技術一直存在,只是當今至高職業者在末期元素化后,少有選擇這條路。如果在四十歲的時候再生,會忘掉百分之九十的記憶。當年蘇就是不斷重復這條道路。

    然而至今為什么沒人走這條路呢,因為大部分兩百歲后的人選擇再生,丟失記憶是百分之九十九點九。

    因為在漫長的人生閱歷中,太多太多的事(情qíng)用平常心放下,(情qíng)緒不再會為之波動,也僅僅是記著,而不時刻骨銘心持之。

    所以在再生過程中,僅有的那些微弱羈絆也扛不住大腦細胞替換帶來的信息流失。再生會變成名字都會遺忘的純粹嬰孩。

    記憶是最難舍,哪怕到死握著自己龐大的記憶安詳而去,化為人工智能。u

重要聲明:小說《歸向》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26.12 兄妹之間的討論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