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我,做不到…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雨暮浮屠 書名:帝世無雙
    記得當初的極道天王曾經說過,空間之力是最為神秘的力量之一,單說威能而言,是可以和時間之力并駕齊驅的最終極力量。

    雖然比起神秘無比,只存在于人們猜想之中的時間之力,空間之力在歷史之上也出現過幾次。

    但是卻不會有人認出來的,畢竟曾經發生過很多類似的事(情qíng),但是最終卻都被證實那些不是空間之力,只是一些變異的屬(性xìng)之力罷了。

    所以,夏淵也相信不會有人認出來他的力量,就是空間之力!

    可是沒想到,古尊者竟然一眼就認出來了。

    “您是如何知道的…”

    那空間道器已經開始啟動,等待穩定之后就可以構建出一條離開這里的道路了,而趁著這一點時間夏淵將心中的疑惑說了出來。

    古尊者看了夏淵一眼,輕輕一笑道:“如果是別人的話,那么我怎么都不會想到空間之力的…”

    “但可惜,施展那種力量的,是你…”

    空間之力,古尊者確實沒有見過,他也只是聽說過。

    當然,若非是因為聽說過,古尊者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認出來。

    夏淵想了一下,已經明白過來了。

    是啊,這件事(情qíng)真的說出來,只能是因為自己太過優秀了。

    別人可能是領悟了其他的力量,但是戰力已經達到了神話的他,領悟的力量怎么可能是普通的力量呢!

    空間之力,所以是空間之力了…

    想明白這些,此刻夏淵也有點惆悵,雖然他已經在刻意的低調掩飾自己的光芒了,但是奈何他夏淵就是如此奪目,縱然是如何的隱藏,依然無法遮蔽自己的光輝…

    如果古尊者能夠聽到夏淵的心聲,那么此刻肯定會為自己之前對于夏淵的判斷而感到羞愧…

    終于,虛空之中出現了一道模糊的門戶。

    當然,與其說是門戶,到不如說是類似于洞口一般的存在。

    夏淵知道,那就是傳送的通道了。

    “行了,我們走吧。”

    對于夏淵的去出,古尊者尚未完全決定。

    畢竟他在元洲之上,頂尖道統傳承也有著幾個,不過這其中古尊者知道的,也僅僅只是三個罷了。

    這三個頂尖道統,即便是古尊者想要將夏淵送過去,但可惜他也沒有方式啊。

    雖然是萬壽境的存在,于青蓮宗黑魔宗這樣的道統之中,都算得上是中間力量了,可是在那些頂尖的道統傳承之中,他卻真的不算什么。

    所以古尊者暫時還沒有想好應該怎么辦才好…

    時空之門已經構建成功了,古尊者最終還是決定,等離開這里在去想其他的事(情qíng)。

    畢竟,雖然他此刻在這三十六國之中是無敵的存在,可這里畢竟是青蓮宗的地盤,再這樣的地方危險還是有的…

    “那么,我們走吧…”

    夏淵看了古尊者一眼,輕輕點了點頭。

    如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ròu),所以對方說什么夏淵就得聽什么…

    帶著夏淵,古尊者來到了門戶旁邊,一腳已經即將走入其中了…

    剎那間,一陣恐怖無比的波動傳來。

    無盡的殺意籠罩天地,整個時間空間的溫度都下降了無數。

    這并非是使用屬(性xìng)力量在改變氣溫,而是因為那強大的恐怖殺意出現,瞬間影響了天地之間的氣息。

    這,是何等龐大恐怖的殺戮氣息,這是何等蓋世無敵的力量!

    夏淵不知道這氣息的主人是誰,但是他卻可以確定,那必然是一尊蓋世無雙的恐怖強者,一尊讓夏淵想象不到的恐怖存在。

    只是氣息,都可以瞬間凍結這天地,那么一旦殺伐呢?

    那一刻,說不定整個天地,都是粉碎吧!

    這,是誰…

    就在夏淵驚駭的同時,古尊者面色也是瞬間大變。

    他,是尊者,是萬壽境之中的頂尖存在,何等強橫無雙,一念之間可以毀滅城池山岳。

    本(身shēn)壽元數萬年,凡人眼中已經成為神靈級別的存在。

    可是,古尊者卻知道自己并非是真正的神靈,在他的境界之上,還有更加的強大的境界。

    比方說

    真理境!

    這,絕對就是真理境的無敵氣息,只是一道氣息的存在,就能影響天地的秩序!

    除了真理,不可能是其他的存在了…

    這里,怎么可能擁有真理境強者呢!

    不應該,絕對不可能的!

    哪怕就是在他們黑魔宗之中,真理境強者也是屬于最頂尖的強者,屬于隱藏的絕對底蘊。

    而哪怕就是黑魔宗的太上長老,甚至掌教也僅僅只是真理境的存在啊!

    不可能,不應該啊!

    然而,現在卻已經沒有時間讓古尊者去想多少東西了。

    因為就在下一刻,一道無盡璀璨的殺伐就這樣虛空凝結,轟然間朝著夏淵的方向震撼的殺伐而去了…

    一切的發生,都太過突然了,很多人根本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那極致強大的殺伐已經降臨了…

    剎那間,整個天地仿佛粉碎了一般,整個世界都要動((蕩dàng)dàng)。

    古尊者眼中是猙獰無比的色彩,一張盾牌出現,瞬間龜裂,一道光芒凝聚,瞬間將夏淵和他籠罩在了其中…

    防御,也僅僅只能守護夏淵和古尊者兩人,其他的存在卻注定暴露在這恐怖的震((蕩dàng)dàng)之下了。

    雖然只是余波,而且還不是那種兩尊極致強者對抗的余波,可是施展這殺伐的存在,卻是真理境界的存在啊!

    何等偉大,一念之間都可以讓一尊通靈境強者隕落,他們掌控真理,他們就是真理的化(身shēn)。

    所以,整個天龍帝都,幾乎在這一瞬間化作了灰燼…

    雖然,天龍帝皇已經使用了全部的力量,雖然周圍的那些皇主級別的存在都已經在努力了,可結果,卻是徒勞的…

    整個天龍帝都,人口上千億,面積無盡廣大。

    可是此刻在這恐怖的余波之中,九成九九的生靈,全部消失了…

    消失了,全部,消失了…

    夏淵似乎看到,在那極致的毀滅之中,天龍帝皇寧死不退,為了那億萬的生靈而徹底的化作灰燼。

    夏淵似乎看到,那天辰帝皇,眼中決絕,一絲一猶豫之后竟然慨然赴死…

    夏淵,看到那些帝皇,有的在掙扎,有的在犧牲…

    夏淵呆呆的看著,看著一切湮滅之后的消失,看著這天地之間一片的靜謐,看著那些尚未死亡,在從死亡邊緣努力掙扎的人們。

    他看到了曲蘭,已經失去了半邊(身shēn)體,已經無法挽救的曲蘭…

    他看到了夜傾塵,昏迷在血泊之中的,生死不知。

    他看著葉飛花痛哭失聲,看著葉飛花的懷中,洛已經失去了生命的氣息。

    夏淵看著,靜靜的看著,呆呆的看著。

    此刻的他,腦海之中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

    死了,就這樣,死了…

    之前見證自己的輝煌,見證自己燦爛的那些存在,就這樣死去了…

    依稀間,夏淵還記得他們和自己交手,他們和自己見面,他們和自己交談時候的樣子…

    可是現在,死了,都死了…

    們,都死了…

    “混蛋!”

    古尊者眼中,是瘋狂的色彩,他的嘴角一絲鮮血流出。

    雖然最終時刻自爆了防御道器,可是面對一尊真理級別的偉大存在殺伐,他還是受傷了…

    遠方,在這無盡的毀滅之中,一道(身shēn)影漸漸的走來了…

    夏淵抬起頭,呆呆的看著走來的(身shēn)影。

    那人,他好像認識。

    他,似乎是一尊國主。

    好像是,排名第八的辰染帝國的皇主…

    可是,什么時候他這樣強大了呢?

    什么時候,他竟然,如此的弒殺了…

    “分神咒術…”

    看著那走來的(身shēn)影,古尊者咬牙切齒,最終還是說出了這四個字…

    夏淵轉(身shēn),看著古尊者,此刻眼中茫然的色彩依然還是那樣濃郁。

    可是,在這濃郁的茫然之中,卻已經出現了一絲的冰冷,一絲的憤怒…

    古尊者沒有回答夏淵,只是無比難看的盯著那緩緩走來的辰染皇主。

    “沒想到,堂堂青蓮宗,從來都是以正義標榜自己的青蓮宗,竟然也會使用這樣的邪術!”

    “我,算是見識到了…”

    迷茫之中,夏淵的腦海之中,似乎出現了關于分神咒術的相關記載了。

    那是一種十分邪惡的秘術。

    這,是在一個活生生的人的腦海之中,注入一絲屬于自己的精神種子。

    從此之后,那人雖然還活著,但是卻已經是相當于死去了,他已經不是曾經的他了。

    當在特定條件之下,種子就會萌發,一瞬間取代那人,成為另外一個人了…

    這是一門邪惡到極致的秘術,被所有人所唾棄。

    在極道天王的記載之中,曾經有過關于這一門咒術的記載…

    “不錯,不愧是黑魔宗年輕一輩之中,最見多識廣的古尊者,竟然連這等咒術都知道…”

    辰染皇主緩緩走來,嘴角帶著一絲笑容。

    這是慈祥無比的笑容,充滿了一種欣賞和善。

    可是此刻,在夏淵眼中這卻是世間最邪惡的笑容!

    一瞬間,真的只是一瞬間…

    數百億,又或者是上千億?

    那無數的生靈,就這樣消失了。

    那無數的同伴,那無數的人族,就這樣徹底的化作灰燼了?!

    這,是惡魔…

    對,這就是惡魔…

    “你究竟是那尊真理之主。”

    古尊者深吸一口氣,看著緩緩走來的辰染之主,(身shēn)體微微顫抖了一下。

    真理之主!

    這是超越了萬壽境的無上存在,這是可以稱之為霸主級別的存在。

    真理之主,號稱可以主宰天地之間一切的主宰。

    他們的話,就是真理,就是定理。

    這是,霸道到可以一念之間,將無盡的帝國徹底化作虛無的恐怖存在。

    如果說萬壽境是凡人眼中的神靈,那么這真理之主,就可以稱之為是神靈之中的王,是神王級別的存在了…

    “我?我是誰,你無需知道,你只要知道,這一次你走不掉了…”

    剎那間,強大的力量又一次誕生了。

    只是這一次,那辰染皇主沒有直接出手,而只是積蓄了無盡的力量。

    他看著夏淵,微微皺了一下眉頭,最終還是笑容滿面說道:“少年,你很不錯,能夠達到十二星的戰力,有資格成為我們青蓮宗的核心弟子了。”

    “不枉我覺醒這一枚種子,呼喚我意志的降臨…”

    夏淵一愣。

    十二星…

    這又是怎么一回事。

    尚未等夏淵反應過來,古尊者卻已經開口了。

    “想來,觸發種子萌發的條件,就是十二星吧。”

    聽到古尊者的話,辰染皇主依然笑容滿面的點了點頭。

    “沒錯,在我們青蓮宗統御的疆域之中,我們都設置了這樣一些的種子,而觸發條件就是十二星。”

    “一旦,見到有十二星的妖孽出現,那么這一枚種子,就會慢慢的復蘇了…”

    “當初這三十六國,我也只是隨便弄了一下,跟本就沒有想過會出現十二星的妖孽。”

    “沒想到,沒想到啊…”

    說著這話,那辰染皇主還輕輕的搖了搖頭,似乎是十分意外的樣子。

    而古尊者,只是沉默。

    辰染皇主又一次看向了夏淵。

    只是這一次,他卻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還等什么,趕緊過來,放心他沒有辦法對你做什么的。”

    可惜,夏淵依然還是沒有動,依然還是站在原地,只是沉默,無盡的沉默。

    辰染皇主的眉頭皺的更加厲害了。

    “難道,你是真的打算背叛我青蓮宗嗎?”

    “你,想要和他一起死嗎…”

    聽到死這個字,夏淵的(身shēn)體微微顫抖了一下。

    他又一次抬起頭,看向了辰染皇主,眼神之中是無比復雜的色彩。

    而辰染皇主看到夏淵的樣子,似乎認為夏淵已經害怕了。

    “過來吧,之前的事(情qíng)我可以不去計較,只要你以后忠于我青蓮宗,那么之前的事(情qíng),我都會算他過去的…”

    辰染皇主又一次恢復了之前的那種笑容。

    “孩子,過來吧…”

    古尊者沒有動,他此刻真的很猶豫。

    夏淵本(身shēn)就是沒有多少立場的,這一點古尊者是知道的。

    所以,夏淵即便是進入到青蓮宗之中也沒有什么問題,古尊者知道夏淵不會有什么心理負擔的。

    如今,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使用最后的手段將夏淵抹殺,然后迅速離開這里。

    這,才是最合適的辦法。

    對方,只是真理之主種子的化(身shēn),并非是真正的真理之主。

    否則的話,他古尊者縱然是(身shēn)為尊者級別的存在,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所以,現在他應該將夏淵殺死!

    這個青蓮宗的真理之主不知道夏淵真正的戰力,可是他古尊者知道啊!

    那是,十五星的戰力!

    如果被青蓮宗得到,那么后果不堪設想。

    而即便是青蓮宗意識到夏淵是神話妖孽,最終將夏淵送到那些頂尖道統之中,那么對于他們黑魔宗而言,都是天大的災難。

    所以,現在最正確的就是直接將夏淵抹殺!

    這,才是最合適的,最應該去做的。

    只是…

    古尊者真的猶豫了…

    有些人,天生喜歡虐殺那些天才妖孽,將這當成了一種樂趣。

    而有的人,則是喜歡幫助那些天才妖孽,希望看到他們的成長。

    是的,古尊者是一個惜才之人,他是真的喜歡那些天才妖孽。

    只要不是那些和他對立的天才妖孽,只要是可以得到他古尊者的認同,那么古尊者不介意幫助對方一下。

    夏淵得到了古尊者承認嗎?

    自然是的!

    十五星的神話妖孽,這樣從未受到過任何培養,完全依靠自己成長起來的十五星神話妖孽!

    他的未來究竟如何,沒有任何人知道,哪怕就是古尊者也無

    法預言。

    但是古尊者卻相信一點,那就是未來的夏淵,絕對有著成為無敵者的潛力。

    所以,古尊者是真的不忍心下手…

    看著那邊滿臉笑容的青蓮宗真理之主,又看著此刻猶豫無比的夏淵,古尊者一時間有點迷茫。

    不過,在辰染皇主沒有注意到的地方,古尊者(身shēn)上一絲異樣的力量,卻已經出現了…

    “你還在猶豫什么呢?”

    辰染皇主又一次開口,雖然還是在笑,不過這笑容之中卻帶上了一絲的不耐。

    這一刻,夏淵猛然間抬起了頭。

    他的眼中,再也沒有迷茫,留下來的只是平靜,無比的平靜。

    “我,能問你一點事(情qíng)嗎?”

    聽到夏淵稱呼自己是你,辰染皇主有些不悅,不過想到夏淵十二星的戰力境界,他最終還是忍住了心中的不舒服。

    “你問吧…”

    夏淵輕輕點了點頭。

    “為什么,要殺他們呢?”

    夏淵伸出手,指向了那無數的毀滅,指向了那無數的死亡…

    辰染皇主看著夏淵,此刻也沒有了笑容,而是變得安靜起來,無比的安靜。

    “這,有關系嗎?”

    “你為了一些螻蟻質問我,這有必要嗎?”

    螻蟻…

    果然,是螻蟻啊!

    在這些存在眼中,那些生命,那無數的生靈,都是螻蟻啊…

    他們笑,因為他們是會笑的螻蟻。

    他們哭,因為他們是會哭的螻蟻…

    他們只是螻蟻,也僅僅只是螻蟻而已…

    這一刻,夏淵笑了,輕輕的笑,而后痛快的笑,最終是瘋狂的大笑!

    那笑聲,瞬間傳遍了整個天地之中。

    “有關系嗎?!”

    “是啊,這有關系嗎?!!”

    “只是,一些螻蟻罷了…”

    看著這樣子的夏淵,辰染皇主的眉頭皺的更加厲害了。

    這一次,他終于不再掩飾心中的那一絲不耐的(情qíng)緒。

    “你,到底過不過來,如果不肯回歸我青蓮宗的話,那么我就只能將你當成一個叛徒了…”

    一尊十二星的妖孽,如果背叛青蓮宗的話,那么未來對于青蓮宗的傷害和打擊將會是無比巨大的。

    所以,此刻的辰染皇主臉色已經冷了下來。

    “你,究竟來不來…”

    聲音響徹,回((蕩dàng)dàng)在這天地之中。

    而下一刻狂笑之中的夏淵猛然間停了下來,他瞬間看向了辰染皇主。

    “我過來…”

    辰染皇主又一次笑了。

    果然,不管是何等逆天的妖孽,在生死之間都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而古尊者心中只是微微的嘆息。

    他,已經決定了。

    雖然可惜夏淵這樣的驚世妖孽,但未來這將會成為他們黑魔宗的禍患。

    既然如此的話,那么他真的不能留下了。

    雖然可惜,甚至是無比的可惜,可惜到讓古尊者都心痛,然而現在,他卻不得不動手了…

    “我過來你麻痹!!”

    呆滯了…

    古尊者徹底的呆滯,就要揮動的手臂,徹底的凝固了。

    而遠方,辰染皇主同樣也是完全的呆滯了。

    他張著嘴巴看著夏淵,似乎不敢相信這是從夏淵嘴中說出來的。

    此刻,夏淵卻已經不在掩飾什么了。

    他的眼中,是瘋狂的色彩,是仇恨的色彩,是一種憤怒極致的色彩!

    “什么狗(屁pì)青蓮宗!”

    “什么混賬真理之主!!”

    “將那無數的生靈看做螻蟻,你們有什么資格!”

    “是誰給你們的資格,讓你們這樣混蛋的!!”

    夏淵狀若瘋狂。

    真的,要瘋了…

    夏淵這一生之中,接觸的人很少很少,他周圍的人,很少很少。

    他嬉笑怒罵,他瘋癲狂妄,甚至夏淵很多時候給人的感覺極端不靠譜。

    可是,他始終是一個善良的人…

    善良,在這個武道橫行,弱(肉ròu)強食的世界之中,就是諷刺的代名詞。

    可他夏淵,就是一個善良的人…

    天(性xìng)純良夏公子…

    這是當初李二少給夏淵起的稱號。

    或者,當初李二少只是惡搞一把,可是他卻從未想到過,夏淵的天(性xìng),真的純良。

    他,真的就是天(性xìng)純良夏公子…

    當看到這無數的存在,因為自己的原因而徹底消失,徹底寂滅的時刻,夏淵的心,撕裂了…

    “我夏淵在此立誓!”

    “我若不死,那么青蓮宗必滅!!”

    “一年不行,那么就是十年,十年不行,那么就百年!”

    “不管多少時間,我夏淵終有一天,會將青蓮宗,徹底的覆滅!!”

    古尊者深吸一口氣,他沒想到事(情qíng)會變成這樣。

    甚至別說是古尊者了,就是辰染皇主也同樣沒有想到過這一幕。

    “呵呵,覆滅我青蓮宗,就憑你一個十二星的妖孽…”

    “你,有什么資格呢…”

    頓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qíng),辰染皇主又一次笑了起來,而這一次卻是不加掩飾的嘲笑了。

    “其實,我很想看看,未來的你是不是真的有希望將我青蓮宗覆滅,不過可惜,你已經沒有機會了…”

    “對于叛變我青蓮宗之輩,你們的下場,只有一個…”

    “那就是,死…”

    當死這個字出現的時候,辰染皇主眼中閃過了一絲恐怖的動((蕩dàng)dàng)色彩。

    那無數的力量,開始瘋狂的涌動了。

    雖然無法和最開始時刻的那樣恐怖的一擊相比,但是如今這洶涌的力量,也絕對是可以將一切都毀滅的力量…

    夏淵知道,等待這一擊落下的時候,一切都會結束的。

    那無數的人,所有的人,都會死去,哪怕就是他同樣也是如此…

    其實,他真的很傻。

    實,他應該選擇臣服。

    其實,他應該帶著仇恨進入到青蓮宗之中,盡(情qíng)的使用青蓮宗的資源強大自己,等待他足夠強大之后,在將青蓮宗完全覆滅。

    沒錯,他應該這樣做的。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他夏淵有著無盡的潛力和未來,哪怕就是百年,千年也不晚的。

    只要可以報仇,那么就可以了…

    但是…

    但是夏淵發現自己,真的做不到啊…

    剛才的時候,他在聽到那死字的時候,真的打算這樣去做。

    可那時候,當夏淵閉上眼睛的時候,卻似乎看到了無數的死亡,看到了那因為他而去的那無數的生靈。

    夏淵似乎聽到他們的痛哭,似乎看到了他們的痛苦。

    他,真的做不到啊…

    做不到,就是死…

    那么,那么,那么…

    夏淵嘆息,而這一刻,遠方的辰染皇主終于還是完全動((蕩dàng)dàng)了。

    強大的力量瞬間出現,從這時空之中開始凝結,那龐大的恐怖震((蕩dàng)dàng)不斷虛無一切。

    似乎下一刻,就要直接降臨了…

重要聲明:小說《帝世無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四百零九章 我,做不到…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