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來自靈獄的追蹤者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四眼鯊魚 書名:靈界戰雄
    “老大,為什么不直接進去抓人啊?對方不過是一名能管局的守護者,判官大人讓我們兩個靈師級的人馬過來,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了?”

    兩道(身shēn)影中的一個側過臉來對旁邊的灰衣男子輕聲問道。

    語音剛落,這名灰衣男子將頭上的帽兜褪到肩后,隨即抬手在右手食指上的一枚暗紅色戒指上刮擦了一下,男子(身shēn)上的裝束遽然((蕩dàng)dàng)起了一陣微微的漣漪。

    男子那(身shēn)原本淺灰色的勁裝,不過一眨眼的功夫,竟然變成了一(套tào)休閑裝束。下半(身shēn)是一條筆直的卡其色工裝褲,上半(身shēn)則變作一件牛仔外(套tào),里面還搭配著一件白色T恤,而且從T恤上的(陰yīn)影起伏來看,男子的(身shēn)材非常健碩。

    與此同時,他臉上那副冰冷的白色面罩此時也一并消失不見了蹤影,露出了一副滄桑的長相,一條如蚯蚓的刀疤橫臥在鼻梁上,煞是嚇人。

    “判官大人自有他的考慮,我們不能隨便質疑!”

    “而且俗世有俗世的規矩,這里不是靈界,我們貿然進去抓人實屬違規,而且對方一旦反抗,波及到無辜的普通人,我跟你必然會遭受判官大人的責罰!”

    言語間,男子摸了摸下巴,轉過頭來對還未變裝的同伴,說道:“你也換(身shēn)裝扮,你這(身shēn)造型在俗世里行走太過招搖了。”

    語落,這名同伴隨手摸了一下右耳帶著的一枚黑色耳釘,(身shēn)上的裝束瞬間變成與男子一模一樣的休閑裝搭配。

    “我說你能換一(套tào)么?”看到同伴與自己一模一樣的打扮,男子的聲音中透出一絲不悅的味道。

    同伴尷尬的笑了笑,又摸了一下右耳的耳釘,同樣不過是眨眼間的功夫,一(套tào)修(身shēn)西裝服遽然替換掉了之前那一(身shēn)休閑的裝束。

    “老大,那我們啥時候抓人?”

    同伴的話音剛落,男子正(欲yù)開口回答,只見對面馬路上駛來六輛被刷上一(身shēn)黑色車漆的公交車,帶著刺耳的剎車聲,停在了莊園入口的馬路邊上。

    這時,從公交車上接連走下近百名一(身shēn)黑色西裝,就連襯衣也是黑色的男青年,每個人的左臂上都纏繞著一條黑色的綁帶,(胸xiōng)口處同樣也是佩戴著一朵白色的(胸xiōng)花,。

    這些男青年下了公車之后,每十步一人分別站在道路的兩旁,加上每個人都帶著一副黑色墨鏡,如此陣仗顯得頗為壯觀,引得路過此地的路人紛紛駐足觀望起來。

    當最后一名男青年站到道路上屬于他的位置之后,六輛公交車再次發動,分別朝東西兩個方向駛去,將整個十字路口兩邊進出口給圍了起來,只留出一條讓莊園內車輛進出的道路。

    一些試圖橫過馬路的行人,還被這些黑衣青年很禮貌的攔了下來,低聲細語之后,路人卻表現出一副理解的

    表(情qíng),隨即便折返回去,不再朝莊園的方向走去。

    倒是路過此地的車輛對于道路突然被阻攔的行為極為不爽,不停的按著喇叭以表抗議。

    但是一些黑衣男青年在車窗邊探下(身shēn)子,進行一番解釋之后,這些車輛居然通通掉頭離去,而且還沒有與黑衣人發生任何口舌之爭,這一幕不僅讓附近的法科覺得不可思議,就連躲在另一處拐角的兩名男子也咂舌不已。

    “喲!這架勢(挺tǐng)氣派的嘛。”男子的同伴從拐角處探出半個頭來,看向莊園入口的方向,冷哼道。

    “他們應該快要出來了,在這里安排了這么多普通人列隊守衛,想必就是想阻止我們進去抓人,一會我們見機行事!”

    男子這時也從拐角里探出半個(身shēn)子,和同伴一起觀察著前方的狀況,凝聲說道。

    片刻之后,一輛警用摩托車來到了路口處,交警與黑衣人一陣交涉過后,通過步話機聯系,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十字路口的四個方向都傳來了一陣陣刺耳的警笛聲,數十輛警用摩托車一字排開,擋在了公交車面前。

    由此可見,何家應該已經與邕州城的交警部門打過了招呼,否則,這樣擋路的行為,早就被趕來的交警強行驅散了。

    咯咯!

    法科剛把目光從前方收了回來,車窗卻被人敲響了兩聲。

    “您好,這里實行臨時交通管制,不能停靠任何車輛,請您立刻將汽車駛離這個路段。謝謝你的配合。”

    法科轉過頭來的同時,將車窗剛放了下來,便看到一名交警站在車外,而且竟然是((操cāo)cāo)著一口流利的英語對自己說道。

    法科點頭微笑,并沒有說話,只是對交警做了一個OK的手勢,隨即發動汽車,直接朝那兩名來自靈獄的男子躲藏的拐角方向駛去。

    當路過拐角處的時候,法科查看后視鏡的同時,不經意間瞥見這兩名男子站在拐角處,不時還探出(身shēn)子朝莊園的方向觀察。

    見狀,法科嘴角微微翹起一抹笑靨,隨后將車子開到一旁,確認周圍沒有任何人之后,法科將汽車收入空間戒指里,緊接著(身shēn)形一晃便消失在了原地。

    “你們兩個看夠了嗎?”兩名男子的背后突然傳來了法科的聲音,而且還是一嘴口音嚴重的華夏國語。

    兩名男子同時一怔,立刻轉過(身shēn)來看向(身shēn)后,一眼便看到法科正靠在墻邊,悠哉的點起一根香煙,眼神中盡是不屑之色。

    “外國人?”男子的同伴看清法科的長相后,不由得愣了一下,滿是不解道。

    “不!他是西方神廷的心能者!”男子一腳踏出,擋在同伴的(身shēn)前,目光死死的盯著法科,吐出一句冰冷的話音。

    聞聽,法科雙目突然閃過一絲異芒,抬起目光看向男子,驚詫

    道:“閣下竟然知道我的(身shēn)份,想必你們兩個應該是能管局的人吧。”

    “一個靈師下品小成階,一個靈師下品小圓滿,實力倒是不錯!”

    法科那一口半土不洋的華夏國語,聽得男子同伴的臉上一陣抽搐,仿佛聽到了一曲極為難聽的曲調一般。

    “既然你承認你是神廷中人,私闖東神域可是重罪,跟我們回能管局走一趟吧!”

    男子沒有道出自己與同伴的真實(身shēn)份,反而將計就計,讓法科誤以為他們二人確實是能管局的人。

    “就憑你們兩個二打六的角色,還想讓我跟你們去能管局?你們是天真呢?還是白癡啊?”法科吐出一口淡淡的煙圈,依舊用他那一嘴口音極重的國語,笑謔道。

    “二打六?老大,這老外說的什么玩意?我咋沒聽懂呢?”男子的同伴一臉懵((逼bī)bī),轉過頭對男子問道。

    “別犯二!二打六是俗世中粵語里‘菜鳥’的意思!”男子的目光死死鎖定在法科的(身shēn)上,隨口對同伴解釋道。

    “臥槽!敢說我是菜鳥?老子現在就讓你見識見識我們追蹤者的厲害!”

    男子同伴的這一句話語,男子瞬間一臉黑線,本來還想著不泄露自己來自靈獄的(身shēn)份,結果卻讓同伴一語道破,法科臉上的那一抹不屑的笑靨瞬間被一臉驚訝的表(情qíng)所替代,彈掉手中的煙頭,法科眉頭一緊,眼神里閃過一道異芒,凝聲道:“你們是靈獄的人?!”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們的(身shēn)份,束手就擒吧!我們東神域可不是你們西方神廷中人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身shēn)份已然被識破,男子也不再跟法科兜圈子,直接指著法科微喝道。

    “想抓我?那就要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語音未落,法科(身shēn)形一晃,化作一道淡淡的光華直沖而上,男子不作遲疑,腳底一抹,與同伴一起朝法科的方向追了上去。

    就在這時,莊園入口駛出八輛黑色奔馳轎車,每輛轎車的車頭都掛著一個直徑足足有半米大的白色紙花,每輛車的車把手也同樣掛著一枚拳頭般大小的白花,浩浩((蕩dàng)dàng)((蕩dàng)dàng)地朝十字路口的出口方向駛去。

    “他們出來了!走!快跟上!”

    范倫汀娜猛地站起(身shēn)來,指著前方何家莊園的方向,對(身shēn)旁的梅斯菲爾德說道。

    兩人正(欲yù)朝車隊的方向飛去,不料卻看到三道流光從車隊的反方向朝山丘這邊疾飛過來。

    見狀,范倫汀娜和梅斯菲爾德二人還以為自己的行蹤已經暴露,對視一眼后,直接一躍而起,朝石頭山的方向掠去。

    此時,廖軍也發現了車隊駛離莊園,同樣是打算跟著車隊的方向,準備進一步打探余廈的(情qíng)報,結果剛剛才飛離石頭山不到兩百米的距離,一眼

    便看到五道流光朝自己的方向疾飛而至,(身shēn)形不由一滯,懸停在半空中。

    “前面有人!我們好像被包圍了!”

    范倫汀娜瞥了一眼(身shēn)后緊隨而來的三道流光,剛把目光收回,卻發現石頭山的空中竟然有一個人漂浮在半空中,臉上驟然大變,驚呼道。

    同樣,法科本以為將那兩名靈獄追蹤者引離莊園,沒想到剛飛出數百米不到,就看到不遠處有兩道流光從一處山丘上騰空而起,而且還是朝著自己本打算飛去的石頭山方向,法科心中陡然也冒出了被人包圍的念頭。

    砰砰砰砰砰!

    五道(身shēn)影急停在廖軍面前,同時炸起五聲空氣爆破聲,這時廖軍才發現,疾飛而來的五道(身shēn)影里,有三個竟然是外國人。

    在靈界中與西方神廷中的心能者打過交道的廖軍,猝然認出了三人顯然就是西方神廷中人,而那兩名來自靈獄的追蹤者,對于面前這三位突如其來的心能者,同樣表現出一副驚愕不已的神(情qíng)。

    就這樣,五人在空中懸停著,一時間都搞不明白對方出現在這里的目的,相互警惕的打量著對方起來。

    然而,就在駛離莊園車隊中的其中一輛奔馳轎車里,莫宇坐在駕駛的位置上駕駛著車輛,余廈則坐在副駕駛的位置,片刻之后,他回過頭來看了一眼向后座的余文濱,隨即將目光落在莫子元(身shēn)上。

    余廈剛(欲yù)說話,莫子元直接抬手一擋,臉色微微一凝,點著頭說道:“剛才出來的時候我已經發現了!”

    聞言,余廈眉梢一挑,旋即,眉頭緊蹙,神色有些焦慮的地抓著副駕駛的把手,沉聲說道。

    “一共來了六個人!”

    (本章完)

重要聲明:小說《靈界戰雄》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二百二十八章 來自靈獄的追蹤者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