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章 聯考·其一

    雪下了一夜,早晨起(床chuáng)出門的時候外面已經一片雪白了。

    畫室坐落在這種荒無人煙的地方還是有些好處的,至少像雪地這樣的景色不會遭到人為的破壞。

    空氣中彌漫著寒冷的氣息,從脖領灌進來的冷風讓我打了個冷戰。

    看了看腕表,時間是早晨5:29分,距離開始時間還有不到一分鐘。天還是黑的,視野里盡是鈷藍色的天空和沖滿皚皚白雪的公園

    我吸了一口冷氣。

    “甲骨文——附著獸化·雀鳥!”

    時間到達了早晨的5:30分。

    我右手邊的雪地里忽然產生了一陣颶風,風吹起了白雪,形成了一個一人高的白色刀刃向我襲來。

    借助著附著獸化·雀鳥的力量,我靈活的避開了風雪。

    然而沒等我站穩腳跟,三道白色的風雪利刃有從不同的方向向我這里襲來。

    “甲骨文——雙曜赤輪!”

    火焰環繞,兩個火焰圓環以我為中心擴散開來,(熱rè)浪與風雪撞在了一起,形成的沖擊力在雪地里畫出了一個標準的圓形。

    “甲骨文——黑蜘蛛!”

    我俯下(身shēn)子將右手按在雪地里,一模黑色在我的右手里彌漫而出,將一小片雪染成了黑色。雪開始融化,和那些黑色一起形成了黑色的粘液,在粘液之中,誕生出了五個黑色的巴掌大小的蜘蛛。

    沒錯,因為成為了萬獸盤的祭祀,我自然也可以使用黑液進行作戰。只不過在之前幾個月的練習之中我發現,在沒有啟動萬獸盤的時候,想要讓黑液變成擁有智慧的黑獸的話必須要有祭品,也就是人類。而啟動萬獸盤需要大量的神秘,所以說只能當做底牌來用。

    不過目前像是黑蜘蛛符文這種比較弱的就不需要祭品的。

    黑蜘蛛們迅速的爬向了不同的方向,進行索敵。

    這時,我突然感受到了一陣壓迫感,就像是地心引力突然變大了一樣。我掙扎著想要逃離這種重力的舒服,但是卻極為困難,感覺好像天壓在了(身shēn)上。

    “甲骨文——侍衛之禮!”

    我有用出了一個符文,接著符文的力量就地一滾掙脫了那股重力的束縛。

    而就像是故意不給我喘息的機會一樣,風雪如同浪濤一般洶涌而來,不偏不倚的撞在了我的(胸xiōng)口上。我只感覺像是被車撞了一樣,沉重空氣夾雜著刀片一般的雪花將我頂飛了出去。

    “甲骨文——壁壘!”

    被一個脆弱的防護罩保護著的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又因為慣(性xìng)滾了一段距離。

    這時,黑蜘蛛及時的傳來了敵人的位置。

    我感知到了敵人的位置之后立刻覺得精神一振,手忙腳亂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甲骨文……”我深吸了一口氣,做出了投槍的姿勢,“甲骨文——破空長槍!”

    金色的絲線在我的手中匯聚凝實,最后形成了一柄長槍。

    我卯足了力氣,向著黑蜘蛛出來的位置用盡全力擲出了長槍。

    而就在長槍脫手的那一刻,一聲哨聲響了起來。

    剛剛原本仿佛活了過來的風雪失去了所有的力量,落在了地面上。

    “學長勝利!”

    直到上官游的聲音傳到了我的耳朵里的時候,我才松了一口氣。也不顧的地上的雪,直接坐在了地上。

    “比分更新到了8比3。”上官雅慢悠悠的走了過來,向我告知目前我和王林森模擬訓練的比分。

    從我們解決山武市的邪術師開始已經過去三個月了,這段時間里我們一直在懶哥的訓練下進行符文訓練。兩星期前我和王林森進入了模擬訓練的階段,簡單的來說就是對打。

    目前的比分是8比3。

    我是3。

    因為懶哥要求訓練的時候我不能用吊墜和初原符文,王林森有十分鐘的時間準備他的畫符文,而且我們的位置并不是固定的,而是隨便埋伏。

    那兩次勝利是我運氣好,直接找到了王林森的位置然后直接什么技能都往他的臉上丟。剩下的(情qíng)況就是我沒找到王林森,然后被他的畫符文吊起來錘。

    要是沒有任何限制的對打的話,勝負可就不一定了。我若是能用吊墜里的防護罩的話,我就不用東躲西藏這么狼狽了。不過那樣的話也就意味著王林森也沒有了限制,他還是能直接把我畫在紙上然后繼續吊起來打了。

    我不知道王林森堪比詛咒的畫符文對我能否有效,我的防護罩能否防御下來。咱也不敢試,咱也不敢問。

    “你的那個東西也太惡心了吧?”王林森走過來說道。

    “你的畫符文才惡心人好吧?”我吐槽道。

    “別跟個孩子一樣坐在地上了。”王林森向我伸出了手,“懶哥說今天是最后一次了,剩下的幾天都不訓練了。”

    “啊……我剛剛跟一個猴子一樣被搞的上躥下跳的,現在坐會兒怎么就跟孩子一樣了?”我拉著王林森的手站了起來,拍了拍衣服上的雪,“你們誰知道今天幾號了?”

    “十一月二號了。”上官游說道。

    “還有二十三天啊……”我算著(日rì)子。

    “對啊……還有二十三天。”

    二十三天之后,我們將會有一場硬仗要打。

    別誤會,我指的不是街頭斗毆或者黑幫火拼,而是考試。

    聯考——你可以將它視作藝術生的高考考試,一般會在12月或者1月進行。和高考成績的作用差不多,美術聯考考試的成績將作為你報考所在省份美術類院校的專業成績,除了某些單考單招的美術院校之外,其他大部分的的藝術院校都依據聯考成績作為生源錄取的專業課標準。

    我們的聯考科目為素描和水粉,兩門考試的分值各為150分。(自2017年之后,美術聯考的考試內容加上了速寫這一項,三門考試的分值各為100分。)

    這場考試也是藝術生們要進行的第一場硬仗。

    雖然二十三天聽起來(挺tǐng)長的,但其實真正(身shēn)處在這個時間點的我恨不得那一把黃金箭刺一下自己,然后獲得殺手皇后的替(身shēn)能力使用敗者食塵回到過去。

    “等聯考考完了我們一起出去聚聚吧!”上官游提議道。

    “可以啊。”王林森笑了笑,“等聯考完了,我們一起出去玩。”

    你們這么說難道就不覺得我們現在就像是戲臺上的老將軍一樣,(身shēn)上插滿了小旗子嗎?

重要聲明:小說《一個畫畫的怎么可能成為符文大師》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一章 聯考·其一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 国际棋牌娱乐app 加拿大快乐8域名过期 今晚平特一肖买什么 贵州快3号码和值推荐 超精准一尾中特高手 南京麻将牌型 股票基本面分析 海南飞鱼开奖视频 网上极速赛车是官方网站吗 香港免m资料二肖博三码 打东北麻将夹胡技巧 股市技术分析实战技 网上兼职赚钱平台 大庆52麻将怎么知道宝 股票停盘后开盘会涨 浙江快乐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