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秘密

    顧延之最近心(情qíng)很不好,雖不是因為被媒體炒得沸沸揚揚的“網紅女朋友”事件,但也和這件事脫不了干系。在歡樂場中游刃有余的顧三,向來都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shēn),這次終于栽了,對象還是一個自己想破腦袋都沒有任何印象的人,真是晦氣。

    下午六點多,顧延之同“新娛”的人談完關于投資的一些細節,敵不過對方的(熱rè)(情qíng),于是被簇擁著去了“左岸”。“左岸”在s市的名氣和“皇朝”可謂是旗鼓相當,但是兩者間卻隔著一道跨域不來的溝。“皇朝”是會員制,沒有一張象征(身shēn)份地位的卡,你有錢也沒法進去消費,相比之下“左岸”則更加親民,但是價格也讓它樹立了一道隱形的門檻。

    顧延之一向不喜歡應酬,尤其是面對著這幫恨不得把自己當財神爺供起來的人,他就更沒有興致了。象征(性xìng)地喝了幾杯酒后,顧延之便再不愿同大伙虛與委蛇,索(性xìng)獨自坐到角落里把玩著手中的酒杯,將自己隔絕于這滿室喧囂。“啪嗒”一聲,顧延之突然把放在手中把玩的酒杯重重擱在桌上,驚得正(熱rè)鬧的人群一下安靜下來,所有人不約而同地望向他這頭。顧延之解釋了一句“自己有事要先走,讓大家繼續”便走出了包廂。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突然間火氣就上來了,(胸xiōng)口團著一團火,急不可耐地想要找地方發泄。

    剛出“左岸”,蘇镕早已將車子開到門口候著。蘇镕是顧延之的助理,跟了他五年多,顧延之的團隊不大,卻是貨真價實的精銳部隊。因為要的人少,所以團隊的每個人都是顧延之萬里挑一花大價錢從各地挖過來的。近些年,顧延之在資本市場上叱咤風云,一路順風順水,除了他自(身shēn)獨到的投資眼光外,也大大不驗證了這個精銳團隊的價值。一般(情qíng)況下,蘇镕很少被顧延之像現在這樣當司機、保姆用,但是現在是二般(情qíng)況,上次要不是他自作主張,在顧延之醉酒后叫尹寧過來,就肯定不會有“網紅女友”這樣荒唐的新聞爆出來,所以這是顧延之對他的懲罰。

    蘇镕內心是不滿的,想著“我要不是因為你這么多年活得像個gay,好不容易醉酒在皇朝走廊看著尹寧久久不走,想著這是要鐵樹開花我一想著能攢點成就才叫尹寧過來的,反正尹寧也不算別人,誰知道正好讓狗仔盯上了,你還翻臉不認人了,得,這一個月貼(身shēn)小秘我做了,誰讓我自己跳坑呢”

    “老大,回哪里?”心里再多牢(騷sāo)也不能表露出來,不然這個月工資就沒了!!!

    “先去接哎呀,這陣子都沒有好好陪它,怪可憐的”顧延之語氣淡淡,聽不出什么(情qíng)緒。

    蘇镕忐忑不安的心終于可以歇一會,但終究還是沒耐住,“老大,那個微博炒得越來越不像話,要不要處理一下”。蘇镕心底滿的都是對尹寧的歉意,跟著老大那么些年他總以為雖然老大對誰都那般冷冷清清,但是尹寧總是不同的,所以才在他酒醉看到尹寧的那刻,媒婆心狠狠發作,想要****之美。。。沒想到竟弄巧成拙成這般樣子。

    顧延之像是什么也沒聽到,依舊是原先的坐姿,蘇镕知道這是不想提這事的意思,便自覺閉了嘴。。。。。

    一路的安靜,蘇镕坐在駕駛位上僵著(身shēn)子開了一路,入秋的天氣有點不大講道理,下午還只是一點點(陰yīn)(陰yīn)的天氣,現在已經起了風,淅淅瀝瀝地落了雨,再拐個彎就是常寄存哎呀的寵物店了。路過公交站的時候,蘇镕老遠便看到了縮在公交站的雨棚下避雨的尹寧,雖然一直用手試圖給自己擋雨,但額前的碎發還是很明顯地被雨水打濕成一撮。條件發(射shè)的,蘇镕便把車往車站靠去,快到了才想起車上還有老大,于是又訕訕地掛了檔。。

    “停車”說完便掏出了手機。

    尹寧看著手中震動的手機,整個人有點木,沒想過顧延之會停車,剛剛車子經過的時候,她就一直告訴自己“兩個世界的人,是不會有交集的,當初也說過的,以后見面便是路人,不要再有任何奢望”。

    “從來不知道,尹小姐竟然這么喜歡淋雨”,手里緊緊攥著手機,尹寧一抬頭便直直地望向了那對狹長的雙眼,瞳仁黑亮,眸光清澈,尹寧是個顏控,又尤其對好看的眼睛移不開眼。恍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見到他時腦中對著雙眼睛的評價“眉眼若松竹,不笑的時候,清中帶硬,七分清,三分硬,恰到好處,不女氣,不媚氣,有傲氣。”

    怔愣間,已經跟著顧延之上了車。到車上,漸漸暖和過來后,尹寧才后知后覺這方向同她的住所相反。還在慷慨激昂地打著腹稿,如何客氣地下車的時候,車已經停了,而蘇镕早已躥出車外。車內只剩她和顧延之的時候,尹寧覺得剛剛暖和過來的(身shēn)子,又開始僵了,除了低頭,搓手,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干什么。

    “網上爆的照片里的那個孩子。。。”顧延之突然開口。

    尹寧驚得連搓手都忘記了,朝顧延之的方向猛的一回頭,轉頭的力度太大,梗得她的脖子有點疼。

    顧延之這時候確住了嘴,雙眼就這樣靜靜看著她,似是在等她的解釋。尹寧卻笑了“同學的小孩,秦茉,你當初見過的,難產,生下濛濛就去了,不知道親生父親是誰,狗仔就這樣無聊,抓著人家有價值的新聞就使勁炒,你別說出去,對孩子成長不好”。

    顧延之就盯著尹寧,仿佛要從她的語氣中看出破綻。見顧延之沒再問,尹寧終于松了口氣,該慶幸自己作為一個主播的職業素養,臨場發揮的的能力夠強。秦茉是真的難產去了,但是顧延之不知道的是,孩子沒有保住,他也不知道濛濛的年紀,比實際大了半歲,尹寧在秦茉之后七個月進的產房。。。。。。

    啪的一聲,一份資料就朝尹寧的方向飛過去,上面赫赫四個字刺痛了尹寧的眼睛。

    “這么久以來的煞費苦心,原來你連承認是孩子母親的勇氣都沒有”。

    尹寧剛想說話,蘇镕就抱著哎呀回來了,邊走還邊笑著對哎呀說“哎呀真是吃貨,眼里只有吃的了,爸爸把你丟寵物店里,都還能長(肉ròu)。”蘇镕抱著哎呀,感受到車里氣氛不對,一時竟不知道把哎呀放哪,尹寧便伸手將哎呀抱了過來,以前和顧延之在一起的時候,哎呀整天跟著她,幾年不見了,也不認生,嗅了嗅尹寧(身shēn)上的味道便朝尹寧懷里蹭了蹭找了舒服的姿勢便乖乖窩著。談話也自此告了段落。

重要聲明:小說《偶然的偶然是緣分》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秘秘密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 吉林长春微乐麻将 看股票的软件 闲来广东麻将下载 2020年中超赛程表 广东26选5最新开奖结果 辽宁35选7开奖结 2020四肖八码期期精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浙江省快乐彩12选 北京快3开奖结果图 马报免费资料彩图2017 黑龙江36选7开奖号码 海龙王捕鱼破解 中国福利彩票排列七 个人心水十码中特2016 微信群2元麻将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