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在外人看來是個時間安排比較靈活的職業,但作為一個盡職的主播,尹寧在直播的(日rì)子里,一向秉著不遲到不早退,不管觀眾多或者少,直播的質量是必須要保證的。或許以前,直播于她,只是單純的娛樂,現在,這是她的職業。她只是一個在讀的學生,還帶著濛濛,真的很需要這份收入。

    回到家的時間,因為途中的耽擱,比起平常開播的(日rì)子要晚許多。路上發生的事,尹寧就感覺像一場夢,潛意識里,尹寧就不愿意再去回顧,可偏偏顧延之那句“尹小姐,我以為你懂的,我一向不會(允yǔn)許自己的東西未經許可被別人拿走,濛濛也一樣。”在她腦中反反復復,他這是要跟她搶兒子的意思嗎?

    再也顧不上直播,甚至連晚飯也忘了吃。哆嗦著手撥通了師母的電話,當初懷著濛濛的時候,正是尹寧大三最后一學期,專業課知識填鴨式的一股腦都在這個學期。尹寧向來都是專業上的佼佼者,為人踏實又勤奮好學,孫教授已經很隱晦的暗示尹寧可以保送他門下。同顧延之分開的時候,尹寧只覺得天都塌了,雖然一直都知道,這是兩人關系發展的必然,但是當真正發展如預期,尹寧還是覺得有刀子在割她的心。

    那段時間,除了上課,尹寧開始排斥一切社交,平常(愛ài)笑(愛ài)鬧的人,突然間就安靜得讓人懷疑是不是真的像小說里寫的同另一個人互換了靈魂。尹寧是從g市考到s市的,在這個萬分排外的城市里,尹寧憑借姣好的外表,作為一名開朗又仗義的學霸,總算是在學校里的人物,(身shēn)邊圍繞的朋友不少,但是真正交心的,也只那么幾個。尹寧不(愛ài)和人說自己的事(情qíng),所以她和顧延之之間的事,知道的人并不多,蘇蓓蓓是一個,秦茉是一個。

    尹寧發現自己懷孕的時候,已經和顧延之分開兩個多月。分開后的第一個月,尹寧只顧著頹廢,除了上課之外,便整(日rì)在宿舍發呆,生理上的一些變化,也被她坦然地當做是同顧延之分開的負效應。大姨媽連續兩個月沒來的時候,尹寧總算覺得有哪里不對,后來盯著驗孕棒上的兩條紅線,整個腦子都是懵的。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咬定牙齒去醫院做人流的時候,卻在看到b超里小小的一團后瘋一樣跑出了醫院

    尹寧深知一個未畢業的學生,要獨自生養一個小孩,到底有多少難以估計的困難,但是她狠不下心剝奪孩子的生命。師母能夠幫她確實是她沒有意料到的,老師和師母結婚后一直沒有孩子,年輕的時候也沒有想過要收養一個小孩,跟尹寧相處久了也就把她當成自家女兒看待。剛知道這消息的時候,倆人還一直說她死心眼,怎么勸都不聽,索(性xìng)就隨她去了。但終究還是舍不得她一個人受苦,從懷小孩到濛濛出生,全靠師母幫襯。

    在電話里聽到濛濛聲音的那一刻,尹寧覺得自己快要哭了,她真的很怕濛濛就這樣離開她。師母聽出來她(情qíng)緒不對,“寧寧,發生什么事了?”“沒事,就突然特想濛濛”尹寧不想讓師母太擔心,便含糊地敷衍了過去,再同師母閑聊一會便掛了電話。

    這邊電話剛結束,便進來一個陌生號碼,“尹小姐嗎,我是姜初妍”

    尹寧是見過顧延之姜初妍的,三年前?她還還大三的時候。尹寧承認,三年前,她一直對童話中灰姑娘的故事抱有幻想,幻想著能和一個幸福的家,能生一個長著顧延之一樣好看眼睛的兒子。。。。。。尹寧是在咖啡廳見的姜初妍,她從外邊,直直超她的方向走過來,對她說“尹小姐你好,我是顧延之的母親”。接著像一個普通的母親一樣,同尹寧聊起尹寧和顧延之的初遇,同她分享顧延之兒時的趣事,從他幼時的淘氣,講到少年時的倔強,青(春chūn)期的叛逆,到講到如今的顧延之時那種她能從話語中感受出來的欣慰和自豪。最后,她說“我的兒子,我了解他的脾氣。他表面上什么都有主張,其實還是小孩子脾(性xìng),秋泫當初拋下他出了國,他就賭氣就這樣胡來,現在秋泫回來了,他也要收心好好過(日rì)子。作為一個母親,我十分感謝你這么些(日rì)子對我兒子的照顧,你想要什么賠償,都可以和我提”。

    在那之前,尹寧只在電視新聞里見過姜初妍,赫赫有名的顧氏的老板娘,那個年代文工團的一枝花,現在還擔任中國人民******總zz**部歌舞團團長,是國家一級演員,******文職干部,享有正軍級待遇。還是f大的****教授,享受頒發的“****津貼”。她總以為,顧建華,顧長青,姜初妍這些都活在新聞中的人這輩子同她都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關系,卻沒想到顧延之也姓顧,同顧建華顧長青一樣的顧。

    從某種程度上說,尹寧是感謝姜初妍的,感謝她生育了自己深(愛ài)的人,也感謝她沒有像普通gaog婆婆一樣,直接把錢甩她臉上怒吼著叫她離開她兒子,還感謝她同自己分享了自己從未涉足過的并且包括顧延之在內的沒有一個人跟她聊過的顧延之的童年,讓她對自己(愛ài)的人有更多的了解

    但是對于姜初妍的話,尹寧聽完更多的是無奈。顧延之對她,不過是尋常女伴,需要時便喚她去,不需要時便一連好幾個月了無音訊,倒是平常會給她帶些小東西,但是這同普通女友并沒有多大區別。顧延之女伴很多,這是她早就知道的,剛開始時跟著顧延之不過是無奈之舉,哪怕到了那個時候,淪陷的也只有她,顧延之向來都是那樣云淡風輕。尹寧甚至想過,哪天顧延之真正在意了一個人會是什么樣子,哪怕自己會嫉妒得那個人發瘋,但是還是很想知道。那時候自認為只是顧延之呼來喝去的女伴的尹寧,自始至終都不能理解她和顧延之之間何時給了姜初妍她要進顧家大門這樣的訊息,以致她都要親自出馬來解決尹寧這個麻煩。

    電話里,姜初妍同三年前一樣,約她見面談一談。尹寧從不認為,完全處于兩個世界的人,有必要坐在一起。但是特權家庭想要見到她,總是有千千萬萬種辦法。很快,家里的門鈴便想了,連串的門鈴響起,尹寧還是去開了門。門外果然是那張只見過一次卻依舊熟悉的臉。三年的時間,濛濛已經從她腹中的一小團(肉ròu)成長為一個兩歲多的小孩,而面前的人保養得宜的臉上卻并未看出歲月的痕跡,面對她的態度,依舊如三年前那般。。。。。。

    尹寧的住處,并不是很大,兩居室的房子,一個是工作室,一個是臥室,客廳跟寬闊根本粘不上邊。姜初妍卻絲毫不介意這些,進來就在順著房子四周望了一圈,張口便是“濛濛呢”,她樣子倒像是思念孫子的(奶nǎi)(奶nǎi)那般迫切,當然,尹寧并沒有忽視姜初妍在看到她房子時一閃而過的鄙夷。至于鄙夷的內容,大概是嫌棄尹寧的無能,又或是覺得這小廟委屈了自家孫兒,到底如何,誰知道呢,尹寧唯一可以確認的是,姜初妍對她的厭惡,又增加了。

    “阿姨,濛濛是我兒子,可是我不知道您和我兒子有什么關系,您這大晚上的來找我兒子,這有點。。。”尹寧是了解顧延之的,沒有確定百分百的解決方案的事,他向來口風很嚴,尹寧有理由相信姜初妍是不知道dna檢驗報告的事的。

    “當年確實是我們老顧家對不住你,可是現在,濛濛(身shēn)上流著的是顧家的血脈,血濃于水,尹小姐不會不懂吧”

    “和你們顧家?血濃于水?你是在侮辱我的忠貞還是侮辱您兒子勾搭已婚婦女?我一向覺得,顧家想要孫子的話,大把名媛搶著給顧家生兒養女,您又何必這樣到處亂認親”

    姜初妍一向溫文爾雅,大抵從沒跟人進行過這樣粗鄙的談話,臉色頓時有點掛不住,饒是再有修養,此刻也忍不住想要爆發。“我不管你當初瞞著所有人生下濛濛是為了什么,但是既然濛濛是老顧家的孩子,他就應該回家,至于你,要補償可以,但是,想進顧家的門,還是先掂量掂量自己吧”姜初妍在丟下這句話后,便不顧形象地奪門而去。

    姜初妍走后,卸下防裝的尹寧覺得自己渾(身shēn)的力氣都好似被抽干了。姜初妍來這,擺明了就是要告訴她,她們是要讓濛濛認祖歸宗的,而自己不論什么層面,在兒子撫養權的爭奪上必定處于劣勢。想著濛濛要被奪走,尹寧忍不住縮在墻角嚶嚶的哭起來。

重要聲明:小說《偶然的偶然是緣分》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33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