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夢夕瑤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凡塵古月 書名:云隱驚天
    她渾渾噩噩的被人帶到臺下進入一個房間,接著一名年輕的修士出現在她的面前。她看著眼前修為深不可測的年輕修士,清楚自己已經被賣給眼前的年輕修士,心中嘆息到,眼前看上去道貌岸然的年輕修士,竟然也是一名無恥之徒。他們為了自己的修為提升竟然將如自己這樣的低階女修士當成祭品!

    濟寧在拍下這名女子后,心中嘆息一聲,就準備離開西齊拍賣會了。濟寧站在西齊拍賣會交割房間內,一名負責交割的修士遞給他一塊非金非木的牌子,說是控魂令,擁有這塊令牌哪個爐鼎就逃不出手掌,說只要煉化此控魂令就能完全控制這個爐鼎。

    濟寧點點頭,收起這塊控魂令后,帶著哪名女子就離開西齊拍賣會回到自己的住所去了。

    濟寧在住所內看著這名神志不清的女子嘆息一聲,拿出哪塊控魂令打出玄妙手訣,接著哪塊非金非木的牌子內溢出一道異樣的氣息,哪道氣息被濟寧用靈識打回哪名女子體內,接著哪名女子的神志漸漸清醒。

    夕夢瑤感覺到自己分離的魂魄回到自己的(身shēn)體了,現在終于可以控制住自己的(身shēn)體了,原本渾渾噩噩的意識也漸漸清晰。她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她清楚地意識到自己原本被秘術控制的魂魄正常了,自己可以完全地控制(身shēn)體了,她有些迷茫,不清楚眼前這名年輕修士為什么如此做。

    接著聽到哪名年輕修士朝她說道:“你可以走了!!!”。

    夕夢瑤被突如其來的驚喜有些不知所措,原來以為自己的一生將就這樣結束了,卻沒想到眼前這名修為高深的修士竟然在拍賣會上救了自己。

    只是自己現在就離開這里又能到哪里去呢?回到自己的家族也只會為他們帶來災禍。

    咬了咬牙朝這名年輕修士跪了下去說道:“恩公,感謝您在拍賣會救了小女,然現在小女修為低下離開這里也難逃其他高階修士的手掌,希望恩公收留小女,小女愿意為奴為婢伺候您!”。

    濟寧聽到這名柔弱的女子心中嘆息到,心中也清楚如果現在就讓她離去必危機四伏。濟寧看著哪名柔軟女子說道:“哪你就先在此修養一段時間吧,到時感覺安全之后再離開吧!”。

    夕夢瑤見這名高階修士并沒有馬上趕自己離開,忐忑的心(情qíng)微微放下,接著連忙感謝到。

    濟寧將她安排在另一個房間內,想了想后遞給她一枚住所的(禁jìn)制玉牌和十余塊靈石后。

    接著就回到自己平(日rì)起居的房間內。濟寧的心(情qíng)并不好,不好的原因并不全是今(日rì)損失的六百多塊靈石,這些靈石對于濟寧現在的(身shēn)家來說也算是大數目,但對于在銀水灘得到那些靈石來說也不算太多。只是這名女子讓他想起自己的母親,也看清了部分修士內心無恥和修界的黑暗。

    濟寧嘆息一聲沒有繼續想這些事(情qíng),他清楚修行之路本就是逆天而行,仙道坎坷難行。

    濟寧手一動,只見房間內出現了一個巨鼎,接著濟寧從院子中的井中提了數桶水注入巨鼎之內,然后在巨鼎底下的凹槽內嵌入火焰石,沒多久巨鼎內的水就沸騰起來,接著濟寧不同的朝巨鼎內扔進一些低階靈草藥材。

    漸漸的巨鼎內的藥液逐漸濃稠起來,濟寧將巨鼎上的火焰石取出,接著除去衣服人坐入巨鼎。濟寧坐在巨鼎內運行起梵天明王訣。

    巨鼎內的藥液都被濟寧隨著運行起梵天明王訣慢慢的吸入體內,濟寧感覺自己的(身shēn)體非常舒服。明顯地感覺到淡淡的草木精華慢慢的滲入四肢百骸,融入肌(肉ròu)中,滲入骨骼中。(身shēn)上皮膚上偶爾閃現淡淡的流光,讓濟寧整個人看起來寶相莊嚴仿如明王。

    濟寧睜開眼睛吐出一口氣,感覺到現在自己的(身shēn)體蘊含著強大的力量。濟寧隱隱感覺到自己將很快就突破到梵天明王決第二個境界琉璃玉體境界。

    ……

    夕夢瑤在房間內,從貼衣的衣服內拿出一個小袋子,這個儲物袋是她測試擁有靈根后,家族傾全家族之力才得到的儲物袋,她將濟寧給她的十余枚靈石放入其中,這十余枚靈石現在就十她的全部(身shēn)家。她看著對面的房間,心中想到這些高階修士一般都是獨自修行之士。當自己不能帶給他們價值時,他們是不會浪費靈石收留自己的,自己能在拍賣會上碰到這樣的修士,已經是一個奇跡了。

    夕夢瑤嘆息一聲,對自己的以后漫漫的修行之路一片迷茫,夕夢瑤知道自己現在在西齊坊市之內,安全還是有些保障。夕夢瑤心中暗想,待自己(身shēn)體修養好之后,先在坊市內找個落腳之地,再考慮以后的修行之路。接著她從儲物袋中拿出一顆辟谷丹服了下去,接著平復了心(情qíng)開始打坐修煉。

    濟寧昨(日rì)通過靈藥滋潤(身shēn)體發現,這樣修煉梵天明王訣的進度快了許多。因此一早就準備到坊市中再繼續購買一些靈藥靈草繼續淬煉(身shēn)體。

    他剛出房間就看到哪名柔弱女子站在院子中,看來是等自己。

    夕夢瑤一早就在院子里等著里面的哪名年輕修士,看到哪名年輕的高階修士走出房間后,朝著哪名年輕修士跪下說道:“感謝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名叫夕夢瑤,現在(身shēn)體已恢復。今(日rì)與公子告別,請問公子大名?希望小女他(日rì)能報公子的大恩!”。

    濟寧聽后點了點頭說道:“叫我濟寧好了。仙道無(情qíng),修行之路如水中浮萍,亦需自己小心翼翼!西齊坊市有多個修仙門派招收弟子。仙途高遠,希望他(日rì)再見!”。

    夕夢瑤聽到眼前這名叫濟寧的修士,說西齊坊市有修仙門派招收弟子后,原本忐忑的心(情qíng)多了幾分安定,朝濟寧感謝后,準備就將哪塊(禁jìn)制牌子交還濟公子后就離開這里,只是對方說此(禁jìn)制玉簡就留著吧,如果這幾(日rì)找不到去處,可以先在此多住幾(日rì)。

    濟寧看著這個叫夕夢瑤的柔弱女子離開的背影,心中有一絲的傷感。比起自己的母親,她應該算是幸運了,至少在絕望之時能幸運的碰到自己。

    濟寧暗嘆一聲后,不再想這些事(情qíng)。他準備此次多買一些淬煉(身shēn)體的藥材,希望能突破到梵天明王訣的第二個境界琉璃之體,他隱約感覺到當修煉到琉璃之體時,自己的(身shēn)體強度應該已經和一般的靈器相差無幾了,到那時自己應該也可以修煉流光影遁的第二個境界流光幻影。

    濟寧清楚自己能夠如此容易的突破到筑基中期是因為經歷多次生死,在死生之道中得到一絲機緣。濟寧清楚修行之道應該是趨吉避兇,如果一直將自己置于險境,當一步錯就成枯骨一具!

    濟寧清楚獸潮影響的是西影島靠近無盡海的那片區域,而西齊坊市應該是安全的。因此打算在西齊坊市將梵天明王訣和流光飛影修煉到第二個境界大成。這樣自己雖不敢說在筑基修士中無敵的存在,但是筑基修士想殺自己就不會那么容易了。

    在后面的這段(日rì)子里,濟寧就不管其他之事,專心致志的修煉者梵天明王訣。

    半年過去了,濟寧這半年里基本足不出戶,每(日rì)都用靈藥淬煉著(身shēn)體。濟寧坐在巨鼎之內運行著梵天明王訣,如果仔細看,你會發現這時他的(身shēn)體表面一道道流光時隱時現。

    突然濟寧的(身shēn)體出現一道傳音符,睜開眼睛吐出一口濁氣,然后靈識注入傳音符。接著(身shēn)體一閃出現在巨鼎之外,打出一道玄妙手訣,這時他的(身shēn)前出現一團清水,將依附在他(身shēn)上的藥渣沖的干干凈凈。

    濟寧穿起衣服后在出房間,剛才他收到隔壁哪名醉心煉藥的中年修士傳音符,傳音符的內容是哪名醉心煉藥的修士想過來拜訪濟寧。

    濟寧今天心(情qíng)不錯,他面露微笑的抬起手運行起梵天明王訣,這時濟寧的手臂上琉光隱現,濟寧手一動手中多了一塊低品靈石。只見他輕輕一抓,這塊低品靈石竟然被捏的粉碎。

    濟寧心中震撼到,沒想到梵天明王訣第二個境界威力就如此巨大,如果說當年他的罡氣護體也就是梵天明王訣的天罡護體大成之時,也僅僅是(身shēn)體仿如鋼鐵刀槍不入,但是力量的增加卻并不大。然而梵天明王訣第二個境界琉璃玉體大成后,他感覺自己的(身shēn)體仿佛就是一具強大的靈器。

    濟寧臉上露出笑意,手一動他(身shēn)前出現了一只仿如老虎的傀儡。只見哪只傀儡“轟”的一聲,一道能量光球轟向濟寧,濟寧運起梵天明王訣,頓時濟寧的一只手瞬間變成仿如琉璃玉手。

    他手朝著能量光球一揮,“轟”的一聲,竟然將這道能量光球轟的粉碎。

    濟寧看了一眼完好無損的手掌心中大喜,自己雖然用靈識控制老虎傀儡的攻擊力度,單其威力也不可小覷。如若平常修士就是用靈氣化盾阻攔也并不好受,但是沒想到自己僅僅依靠梵天明王訣的琉璃玉體就阻攔住了。

    心中對這半年花掉如此多的靈石雖有些心痛,但是看到梵天明王訣的威力后,心中暗嘆到這些靈石花的還是物超所值的。

重要聲明:小說《云隱驚天》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九十章 夢夕瑤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