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單兵行動

    睜開眼,(床chuáng)單上的手機震動著發出嘟嚕嚕的響聲,秦毅拿起手機,將上次和艾達的對話一模一樣重復了一遍。

    掛斷電話,起(身shēn)穿衣,佩劍,走到鏡子前看了看鏡中的自己。

    鏡子中的自己表面看起來沒什么變化,但秦毅知道,有些東西已經不同了。

    現在他的確很憤怒,但卻不是對陳雅的憤怒,他憤怒于立場對立者之間的偏見和無(情qíng),那個時候的陳雅是極端理智的,甚至要比自己還要理智的多,但他不希望這種事再發生。

    接下來,他要單獨行動!

    聯絡艾德蒙斯,從艾德蒙斯那里獲得許可后,開門走出宿舍,來到教堂,和夜晚值班的神父說明了幾句,從神父手中拿到了教廷的煉金裝備和一輛摩托車。

    秦毅將武器箱掛在摩托車后座左側,抬腳上車,他還是頭一次((操cāo)cāo)縱這種狂野的交通工具,但從這些簡單的部件來看,想來應該不是太難,應該和電瓶車差不多。

    “嗚嗚嗚——!”

    秦毅轉動把手,摩托車加速往前駛去,半夜馬路上空無一人,而他遠超常人的反應速度,讓他能從容輕易地((操cāo)cāo)作這臺狂野的機器,風聲在耳邊呼嘯,兩旁路燈的燈影快速后移。

    第一次開摩托車并沒有想象中這么難。

    沒過多久,周圍逐漸變得偏僻,只剩下摩托車咆哮的聲音在荒郊的上空回((蕩dàng)dàng)。

    最終,他停在山腳。

    秦毅下車,腳一別,將摩托車的支撐架放下,取下武器箱打開,把兩把帶有刀刃的煉金手槍固定在左右大腿處,腰上盤了一圈煉金子彈。

    “差不多了。”

    他深呼吸一口氣,邁上通往永夜館的臺階。

    上次他們一群人來,而這一次只有他一人,但他已經不像之前那樣弱小了。

    推開永夜館的大門,如上次那般等待了三四秒,琉璃和陸羽的(身shēn)影從臺階的盡頭出現,琉璃看到秦毅時小吃一驚,開口道:“沒想到來的居然是教廷的獵人,只有你一個?”

    “沒錯,就只有我一個。”

    琉璃饒有趣味地打量秦毅,慢條斯理道:“你和那些獵人似乎有些不同。”

    “沒什么不同的,我是來殺你們的。”

    秦毅舉起煉金手槍對準琉璃,陸羽在一瞬間暴起,而此刻秦毅還沒開槍。

    他在等待一個時機,等待琉璃快要離開陸羽異能范圍的時機,那時開槍才能吸引到陸羽的注意力。

    陸羽前沖,完全沒有顧忌到(身shēn)后的琉璃,一切都在秦毅預料之中,時機悄無聲息地到來。

    手指收緊,扳機按下。

    火光迸(射shè),硝煙彌散。

    易碎的煉金子彈沖出槍膛,才沖到半途的陸羽余光不自覺瞄向那枚子彈,光(陰yīn)悲鳴的第二階在這一刻發動,一切在秦毅眼中都成了慢鏡頭。

    在這個一切都放慢的世界中,只有秦毅握著的炎刃和煉金手槍是正常的。

    秦毅繼續朝琉璃連續扣動扳機,那乍明的火光照亮他的臉龐,火光還沒來得及熄滅,第二次閃光又被點亮。

    手槍的時間得到了延展,但子彈并沒有,一發發子彈出膛后,極其緩慢地在空中移動。

    這些子彈雖然緩慢,但盡頭的死線卻已牢牢連接在琉璃(身shēn)上。

    秦毅拔刀出鞘,從容淡定地向前行走,手腕自如地揮舞,炎刃劃過空氣,爆發出足以媲美噴火器的烈焰,一道火線平滑的從陸羽脖間掠過,臨死之際,陸羽的表(情qíng)沒有絲毫變化,像是凝固的雕像,臉上只有對琉璃擔憂。

    “結束了。”秦毅淡淡道。

    神術取消,猛烈的炎爆在陸羽(身shēn)上炸開,將一切焚為焦炭,(射shè)出的那幾枚子彈在真實世界中恢復了原有的速度,幾乎是同一時間撞進琉璃的(身shēn)體,彈頭在體內翻滾,撞碎內臟后破裂,水銀在(身shēn)體中流淌開來。

    熊熊燃燒的陸羽還沒落地就崩碎成灰燼,秦毅面無表(情qíng)地走到琉璃面前,琉璃咳出一口血,不敢置信地盯著秦毅。

    “你……是怎么做到的?!”

    秦毅注視琉璃的雙眼,沒有回答,沉默地抬起手,補刀!

    鮮血四濺,琉璃眼中的光芒逐漸暗淡。

    將炎刃重新收入刀鞘中,他快步上樓走到陸羽的房間,推開門,一眼就看到蜷縮在墻角的劉小樂。

    “不用怕,我是來救你的。”秦毅快步上前,替對方解開束縛,“仔細聽著,你哥沒死,但外面還很危險,在我回來之前你要待在這里,只有這樣你才可能見到你哥。”

    劉小樂忙不迭地點頭:“你……你是教廷的人?”

    “沒錯,我知道你們的底細,但不必擔心,你和你哥還是人類,我會保護你們。前提是不要給我拖后腿。”

    “那一男一女呢?”劉小樂問。

    “已經被我殺了,待在這里,知道嗎?”

    劉小樂重重點頭:“我知道了!我一定會聽話的!”

    “很好。”

    秦毅摸了摸劉小樂的頭。

    他撒謊了。

    劉松峰很可能死了,但如果直接告訴劉小樂真相,她可能會喪失理智,變成之前那樣。

    秦毅寄住在劉家的那次,劉松峰也死了,但劉小樂并未變(身shēn),這應該和她當時的感受有關。

    兄長死了但留有希望,她就可能繼續保持正常的意識,如果兄長死了只剩下絕望,大概就會變(身shēn)。

    想讓劉小樂保持安全的狀態,給她一些希望很有必要,秦毅認為像上次那樣,讓她背負劉松峰的的遺愿,作為一個普通人活下去會比較好。

    秦毅起(身shēn)走出房門,隨手輕輕合上門,下樓時邁過琉璃和陸羽的尸體,來到永夜館外頭,在石階上坐下。

    頭頂是滿天繁星,眼前是漫長石階,殺掉琉璃和陸羽沒花多少時間,比上次快了許多,艾達大概正在趕來的路上,恐怕要等一會兒才會到。

    不知過了多久,旁邊的灌木叢一陣晃動,一個(身shēn)影從灌木叢中竄了出來,秦毅本能的去按腰間炎刃的刀柄,看到艾達時松了口氣,而艾達看到秦毅時則呆住了。

    “只有你一個人?”

    “沒錯。”

    秦毅起(身shēn)從臺階上站起來,慢慢拔出炎刃。

重要聲明:小說《攻略世界要死一千次》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百零九章 單兵行動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