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RMzgcf 書名:你見過長安嗎
    ⊙

    李朝卿早已對豐城的慘狀做好了充足的心理準備,但當他真的踏出劉府目睹這一切時仍然觸目驚心。

    他說不出那是一種什么滋味,是遺憾,是悔恨,是不甘,更是恥辱。

    哭喊聲響徹全城,無數的生死離別不斷在這里上演,而他卻無能為力,或者說,他沒有抓住可以阻止這一切發生的機會。

    他努力表現得很平靜,讓人看起來沒有什么悸動,但仙逸卻一眼望穿了他所有的偽裝,原因很簡單,仙逸對這里的感(情qíng)比他更加深。

    “李將軍……”仙逸還是想要試著去安慰安慰李朝卿,但在這樣的(情qíng)況下她實在想不出應該說些什么。

    李朝卿和仙逸上馬后按照曹管家所說,一路向東離開了豐城。

    “我們真的要回去嗎?”仙逸選擇了換個話題。

    李朝卿望著眼前這座不久前還一片祥和的城池,“當然,只不過不是現在。我想劉老爺子的眼睛現在還看著我們,我們得把戲做全。”

    “那我們現在該去哪里?”

    李朝卿環顧四周,滿是高低起伏的丘陵地帶,“我現在是通緝犯,走官道風險太大,更是不可能明面上進城了,這豐城向東30里有一處隱蔽的村落,在我當年從崇平城逃出后曾做停留,我們先去那看看。”

    “李將軍,那個……”仙逸的語氣忽然有些苦澀。

    李朝卿看著仙逸,發現她面露難色,似乎有什么話憋在口中。

    “仙逸,你如果有話,但說無妨。”李朝卿給了仙逸一個臺階。

    “李將軍,小女子有個不(情qíng)之請……”仙逸支支吾吾。

    “如果要我娶你,那可不行。”李朝卿打趣道,他想緩解一下尷尬的氣氛。

    “不,不是那個。”仙逸的臉瞬間變紅,“將軍,小女子想請你一定要把這件事追查到底,將這個毀掉我家鄉的罪魁禍首繩之以法!”

    李朝卿聽后一愣,“我當是什么呢。你放心,就算你不說,我也一定會把這件事查個水落石出。”

    “嗯!謝謝李將軍!”

    “好了,事不宜遲,我們趕快出發吧。”李朝卿最后看了一眼那豐城,在心里暗自發誓,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

    長安。

    講武堂。

    護軍正躺在(床chuáng)榻上,他的面色很憔悴,(床chuáng)頭放著一大碗黑色的中草藥,他病的不輕。

    “進來吧。”護軍沒有動,虛弱的聲音剛好可以穿透門板,他的聽覺依舊靈敏。

    門被應聲推開,嘎吱的聲音異常刺耳。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嗎?”護軍似乎通過腳步聲就可以確定來者何人。

    “稟告護軍,豐城出事了。”曼瑩手里捧著一碗新燒好的草藥,“護軍您得按時吃藥啊。”

    護軍這才慢慢的睜開了眼,“不打緊。是之前的事嗎?”

    曼瑩走到護軍(床chuáng)前,將兩碗草藥互換,又用勺子舀起一勺,細心的端在嘴前吹了吹,“是的。護軍,您把藥喝了吧,這樣下去不行的。”

    護軍“嗯”了一聲,坐了起來。他已經骨瘦如柴,看起來已經要走到這一生的盡頭。

    “那李朝卿呢?他怎么樣了。”

    曼瑩喂下一口草藥,“沒什么大事,已經離城而去了。”

    護軍咽下草藥,“離城而去?去哪里了?”

    曼瑩又重復之前的動作,“還不清楚,只是他現在被帝國通緝,天涯之大,恐怕也不好找一個容(身shēn)之地了。真是可惜了,他要主動放棄長安選擇那個是非之地。”

    護軍嘆了口氣,“這孩子就是這樣的脾氣,不過從現在的(情qíng)況來看,這長安里恐怕也早已經翻云覆雨了。”

    “長安?”曼瑩攪拌草藥的手稍稍停頓了一下,“這可是帝國的核心啊。”

    護軍點點頭,“二十多年了,太安靜了。曼瑩,你幫我去做一件事。”

    “護軍請吩咐。”曼瑩放下藥碗,跪下(身shēn)去。

    護軍抬抬手,“不用如此,你起來。”

    曼瑩這才站起(身shēn)來,護軍指了指掛在一旁的外(套tào),那是他平(日rì)里最常穿著的衣服。

    曼瑩會意,將外(套tào)取來交給護軍,護軍在兜里摸了摸,很快掏出了一枚方塊狀的物體,曼瑩很快認出了那個東西——講武印!

    “你即刻啟程,拿著這個東西趕到金城去,一定要快。到那之后去找金城總督曾慶鑫,把這個交給他,之后交給他就行了。”護軍一邊吩咐一邊咳嗽,他已經好久沒有一口氣說這么多話了。

    曼瑩接過講武印,“護軍,難道您早就有所準備了嗎?”

    護軍又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那豐城,也只有李朝卿可以去。命數如織,皆如磐石,改不得。”

    說著,護軍又躺下(身shēn)子,閉上了眼,“你快些出發吧,李朝卿現在可等不得。”

    “好,我現在就去金城。”曼瑩拜退。

    ⊙

    “怎么會這樣?”仙逸的眼里滿是恐懼,反胃之感也漸漸強烈。

    李朝卿聞著濃濃的尸臭味,面無表(情qíng),那村莊,已沒有一人生還,空留橫尸遍野,血流成河。

    李朝卿看著這滿村皆被割下頭顱的無頭尸體,眉頭緊鎖。

    “我去看看還有沒有活人!”仙逸的眼淚已經流出,這些人與她素味平生,但這場面依舊令她難以控制自己的悲傷。

    李朝卿走在前面,揮揮手,“不用了,不會有的。”

    他的聲音在顫抖,仙逸停下腳步,她看著李朝卿將那些尸體一具一具背起,整齊的擺在村口。

    整個過程大約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期間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

    死寂游((蕩dàng)dàng)在這里。

    那是死人般的寂靜。

    李朝卿搬完了最后一具尸體,他累的滿(身shēn)是汗,一共74人。

    “李將軍,接下來你想怎么辦。”仙逸走到李朝卿(身shēn)邊,她隱約看見李朝卿的眼里有些濕潤。

    李朝卿卻坐了下來,“張嬸啊,當年我逃難到這里的時候,是你說我可(愛ài),把我接回家住的啊;趙叔啊,當初是你說我骨骼驚奇,是個練武奇才,然后教我武功的啊;羅伯伯,是你每次都告訴我做人要一生正氣,男人更要嫉惡如仇的啊;林姨,你最喜歡聽我說你做的菜好吃了……我們說好等有一天我做了大官你們要等我回來的啊。”

    他們沒有臉,李朝卿卻準確無誤的認出了他們每一個人。

    仙逸坐在一旁,聽著李朝卿訴說,她明白這里是把李朝卿養大的地方,她也明白多說無用。

    李朝卿屈膝而坐,“仙逸,你在這里看著大家,我去找些干柴來。”

    仙逸當然明白李朝卿想火化村民,自然答應。

    不一會兒,李朝卿便用干柴與枯草鋪滿了這些尸體,他點起一個火把,“大家到了那邊也要做一家人啊。你們放心,我會幫你們報仇的。一定會。”

    李朝卿將火把扔下,那些上好的引物瞬間被點燃,一片火海生起,就像豐城一樣,灼燒著他們(愛ài)著的人。

    李朝卿再一次望著火海,這一次是他親手點燃的。

    “將軍,你知道兇手是誰嗎。”仙逸問。

    李朝卿眼里的悲傷漸漸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憤怒與滔天的殺意。

    “殺人不留名,留尸無首級;西域有傳說,鬼城十八騎。”李朝卿冷冷的說。

重要聲明:小說《你見過長安嗎》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二十九章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