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識 第十四章 生死臺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重別樓 書名:凡人補天記
    云大寶離開之后,大統領嘴角翹起,雙眼瞇起,遙望天際。

    “想不到,這偏遠的南域,還藏著我妖族至寶,十萬年前祖妖隕落在此地的傳說居然是真的。”

    祖妖之心,祖妖的三軀之一。

    傳說,祖妖便是這一界的妖族始祖!

    若非妖族血脈的傳承記憶,大統領斷然也難認出此物,當初在赤炎山里的火山底部,其所散發出濃烈妖氣的心臟,僅僅是其中隨意散發的韻律就讓妖族實力有所提升。

    如今,赤炎山中的幾尊大統領,也因此都晉級到了妖王的境界。

    只有他因為有一絲大鵬血脈的原因,居然可以融合祖妖的心臟,哪怕融合的程度連一層都不到,都已經具備莫大神通。

    無論是化形變化之術,還是虛空隱匿之術,皆是神秘莫測之能。

    “若是能夠煉化五層,將自(身shēn)變成祖妖之軀,別說上清宗,就是整個東勝州都會臣服在我妖族腳下。”

    祖妖之軀,萬法難侵,單憑(肉ròu)(身shēn)就有摘星拿月之能,妖族本就以(肉ròu)(身shēn)見長,祖妖之軀的恐怖之處,可想而知。

    大統領的(身shēn)形忽然由實變淡,從虛影變為虛無,留下一地殘枝碎石。

    ……

    連山城

    看守魂牌重地的守衛,此時魂飛魄散。

    “供奉的魂魄碎了,兩個……兩個供奉死了。”供奉的魂牌破碎已經有幾十年沒有出現了。

    “快去稟報唐帥!”

    至從派出供奉前往大周各地巡察,無數的小妖都被斬殺,在也沒有出現過烏山城被屠的事(情qíng)發生,不過天機鏡只有一個,對大周真正的威脅便是隱藏著的半步先天大妖。

    ……

    王五及好友在四方樓度過了兩個時辰,絡繹不絕的軍士前倆攀交,讓王五應接不暇。

    若非王五直言已經不甚酒力,恐怕今(日rì)只能靠好友攙扶而回。

    幾人拜別了(熱rè)(情qíng)如火的眾營軍士,出了四方樓,言語間盡是羨慕之色。

    誰都知道,一旦林(允yǔn)城了神鷹衛, 以王五和他的交(情qíng),恐怕再也不用冒險深入赤炎山,只需依靠林(允yǔn)就已經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

    “五哥,你看到沒,天字營的人今(日rì)都是灰頭土臉,師帥被打成了殘廢,一個個都沒臉見人。”

    “哈哈哈,天字營平(日rì)里都一個個囂張跋扈,在林(允yǔn)兄弟(身shēn)上栽了一個大跟頭,當然沒臉了。”

    幾人說笑只見已然到了連山腳下。

    忽然間,對面迎面走了十幾人,這些人面色不善的凝視著王五眾人。

    其中一人(身shēn)高八尺,聲若洪鐘,臉上一條刀疤,顯得桀驁兇狠。

    他攔住王五幾人道:“誰是王五,給我站出來。”

    來人氣勢兇狠,言辭不善,讓王五等人瞬間回過神,對方十幾人一看便知沖自己等而來。

    王五自然不懼,上前一步道:“我便是王五,你又是何人攔我等去路。”

    “是王五便好,老子乃是天字營寧海,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的跟我走,否則別怪我將你們一干人盡數收拾。”

    寧海絲毫不將王五等人放在眼里。

    王五等人一聽此人姓寧,心中升起一絲不妙之感。

    王五好友聽聞此言,頓時一怒,上前道:“我管你是誰,你以為哥幾個是怕你還是怎么了,你知不知道五哥同鄉是誰,就是林(允yǔn),將你天字營師帥打成殘廢的林(允yǔn)。”

    此人一說,寧海頓時雙瞳中冒出怒火。

    “老子當然知道,王五,林(允yǔn)打死我表弟,打傷我族兄,絲毫不把我寧家放在眼里,今天老子就是來收拾你的,等老子把你給打死打殘,看著林(允yǔn)敢不敢來我寧家撒野。”

    一旁一個年輕軍士走了出來,道:“海哥,時才我在四方樓就聽到這王五出言狂妄,說寧家算個什么東西,嫡系被林(允yǔn)打死,連個(屁pì)都不敢放。”

    此話當然是無中生有,王五等人怒目而視。

    不過寧海自然是相信,要不是眾目睽睽下,早已動起手來。

    “給我圍起來,帶到天字營,誰敢反抗,就給我把手打斷。”寧海一聲命下,其他人瞬間將王五等人包圍。

    “寧海,你好大的膽子,敢軍中私斗。”王五出言喝止,眾好友也紛紛亮出了兵器。

    “林(允yǔn)打死我族人,今(日rì)我就打死他的同鄉,殺人償命!天經地義,就憑你們幾個,誰敢要我抵命不成。”

    王五道:“我兄弟林(允yǔn)打死你寧家人,你不敢找我兄弟報仇,就來找我,天字營果然就是這般小人貨色,私斗之下,你就算殺了我,你以為林(允yǔn)會放過你,到時候殺你不過跟殺雞一樣,若說你不怕死,怎么不去直接找林(允yǔn)。”

    寧海被王五一說,頓時氣得渾(身shēn)顫抖。

    “好,那就去生死臺,生死臺上生死莫論,別說我寧海欺壓你,你若貪生怕死,今(日rì)我讓你等一干人都不得善了,你若非想拖累你的好友,就和我在生死臺上生死戰。”

    寧海一言,讓王五等人瞬間變色。

    軍中不許私斗,若有是在無法化解的矛盾,便上生死臺,事后無論生死,雙方恩怨了清,不許事后在挑起事端。

    寧海用王五的好友作為要挾,打定主意今(日rì)要斬了王五。

    寧海的氣血如狼,遠比王五要強橫的多。

    若是答應與送命無疑。

    不過眼下的局面,以王五的脾(性xìng)是萬萬不可能連累好友。

    武者對戰,雖說氣血之力不是衡量輸贏的唯一,但也是最大的差異所在,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林(允yǔn)一樣越階而戰。

    不過王五心(性xìng)果決,道:“好,我就和你生死戰,你想殺我王五,不知有沒有做好被殺的準備。”

    “哈哈哈,大言不慚,好,算你小子有膽氣,今(日rì)不死不休。”

    ……

    生死臺。

    百米方圓的青石臺上殘有暗紅色的血跡,血腥氣彌漫在空氣中。

    生死斗在軍中雖不常見,但也不算稀罕之事。

    不過,寧海和王五等人剛一踏入此地,生死戰的消息便飛快的傳了出去。

    “天字營和玄字營有人生死斗!”

    “是寧海和王五,林(允yǔn)的同鄉!時才在四方樓剛見過。”

    ……

    消息像插了翅膀一樣飛快的傳播出去,越來越多的人聞訊趕來,將生死臺團團圍住。

    “沒想到寧家這么快就動手。”

    “昨(日rì)寧家人被殺,今(日rì)王五就被寧家激到了生死臺,我就說寧家不可能無動于衷。”

    ……

    兩邊人各自分開。

    寧海(身shēn)邊的那個年輕軍士道:“海哥,出手還是要麻利點,不然等這王五叫了救兵,怕生些麻煩。”

    寧海手一擺,冷笑道:“你以為這是什么地方,這是生死臺,神鷹衛也沒資格上來插手,只要這小子上臺,老子今天就好好的折磨一番,在砍死,就算林(允yǔn)來了,也只能跟我眼睜睜看著。”

    寧海這么一說,青年軍士笑盈盈的點頭稱是。

    ……

    “五兄,你太魯莽了,一旦上了生死臺,不死不休,誰都不能插手相救。”

    “對啊五兄,剛才就算我等和他們拼了,他們還真敢將我們盡數誅殺不成,當這連山城是什么地方了。”

    王五此刻將刀抽出,用手擦拭了一番,道:“此刻軍中皆傳我兄弟林(允yǔn)威名,若是我王五膽怯,勢必被人詬病,然而此次你們皆知我在赤炎山中食了無名朱果,氣血之力居然有突破的跡象,此番生死斗,說不定可以借著生死壓力突破,到時候,誰生誰死還說不定了。”

    見王五神色異常堅持,眾人知不可阻攔,武者通過生死之間的大恐怖,來突破桎梏鮮有不少,王五既然打起了這樣的主意,讓眾人心中佩服。

    ……

    寧海隨意準備了一番,提起一根巨大的狼牙棒便先自走上了生死臺,巨大的狼牙棒看起來足有幾百斤重,但在其手上揮舞起來也揮灑自如。

    他將目光投向了臺下的王五,王五持刀上臺,站在對面十米地方。

    ……

    “小桂子,你速速去四方樓告知林(允yǔn)此地之事。”

    “好,我這就去……”

重要聲明:小說《凡人補天記》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二卷 第六識 第十四章 生死臺手機閱讀

街机千炮捕鱼